首頁 >> 社科關注
改革開放以來中國世界史研究的回顧與展望:改革開放40年來的美國史研究
2019年06月30日 08:20 來源:《世界歷史》2018年第4期 作者:李劍鳴 字號
關鍵詞:美國史;世界史;改革開放

內容摘要:進入21世紀,改革開放向縱深推進,加之互聯網和數字技術興起,國際交流更趨活躍,美國史研究也獲得了新的生機。

關鍵詞:美國史;世界史;改革開放

作者簡介:

  同其他學科和研究領域一樣,近40年來國內美國史研究的種種變化,無不與改革開放的進程息息相關,同步共調。20世紀70年代末期啟動的改革開放,隨之而興的思想解放,以及中美的正式建交,對美國史研究的興起都是至為有力的杠桿。在80年代的思想和學術風氣中,我們的研究者不僅拂去了覆蓋在美國歷史上的浮塵,而且開始就許多以往未曾觸及的重要問題展開討論,并著手編纂大型的美國通史和美國歷史詞典。在90年代新一輪改革開放的熱潮中,美國史研究更有突飛猛進的發展,研究領域不斷拓展,學術水準逐步提升。進入21世紀,改革開放向縱深推進,加之互聯網和數字技術興起,國際交流更趨活躍,美國史研究也獲得了新的生機。回顧40年來的歷程,對于我這種親歷整個時期的研究人員來說,真不免感慨萬千,浮想聯翩。

  就我的知見所及,雖有改革開放的東風之助,但美國史研究在這40年的歷程也并非一帆風順。尤其是在改革開放的前期,哪怕是某一點細微的進展,都是在克服許多困難、排除各種干擾的情況下取得的。以美國在許多方面所具有的特殊性,美國史在諸國別史中最易于同政治風向、外交變化乃至人們的好惡形成聯動,以致學術和其他問題的邊界總是糾纏不清。我們的研究者不得不面對各種非學術因素的干擾,對于具體問題的理解也須沖破某些思維定式的桎梏,而一些挑戰成說的新探索和新見解,還難免受到猜忌和誤解。另一個突出的不利因素在于研究條件簡陋,資料嚴重匱乏。有很長一個時期,國內各研究機構的美國史藏書為數不多,通常比較老舊,原始材料尤其稀缺,而且交流和分享也甚為不便。當時的國力也不足以支持較多的學者出國做研究,要去美國往往需要借助于境外的資助。就更大的學術環境而言,整個中國史學都處于重建和轉型之中,本土理論資源相當缺乏,外國史研究的積累尤其薄弱。因此,美國史研究難以從本土學術和思想中汲取充分的滋養,這對它的成長和成熟更是一種根本性的制約。

  但無論如何,美國史研究一直在朝著樂觀的方向發展。在啟動和奠基的階段,黃紹湘、劉緒貽、楊生茂、丁則民、劉祚昌、鄧蜀生等老一代學者扮演了至關重要的角色。他們大多在1949年以前留學美國,回國后經歷了政治和思想上的本土化,改革開放的時代則帶給他們巨大的激勵和鼓舞。于是,他們喚醒早年學術訓練的積累,發揮老當益壯的精神,在極為困難的條件下,盡最大的努力來建設中國的美國史學科。一方面,他們以自己的研究和著述來確立學術標準,并示后學以軌則;另一方面,他們大力組建學術梯隊,擴充研究資料,成立學術團體,培養研究人才,推動國際交流。可以毫不夸張地說,國內美國史研究的基礎完全是由他們奠定的,離開了這個基礎,后來的發展和進步也就根本無從談起。在人才培養和代際交替方面,老一代學者更是做了極富成效的工作。目前,他們當年指導的研究生大多正當壯年,而且接過了人才培養的接力棒,把一批又一批年輕學者送入這個領域。這無疑是美國史研究保持活力、穩步前行的基本保障。

  在這40年里,我們的研究者始終在進行兩方面的思考和摸索:一是如何使美國史研究成為推動中國社會發展的有益因素;二是如何通過與美國史學界的交流、合作而不斷提升研究水平。中國的開發和建設需要學習發達國家的經驗和技術,需要加入世界市場,需要和平而開放的國際環境,這無疑是舉國上下的共識。美國以其發展速度之快,綜合國力之強,國際影響之大,很自然地在這些方面成為最受重視的國家。美國史研究者無疑也意識到這一點,他們迫切希望用自己的專業知識來為國家建設和社會發展出力,因而普遍具有極為強烈的現實關懷。這正是他們從事專業工作的熱情和力量的一個源泉。與此同時,他們也深知國內研究基礎薄弱,在理論和方法上存在很大的局限,于是特別注重同美國史學界進行交流。他們傾力譯介美國史學著作,邀請美國學者前來講學,遠赴大洋彼岸從事研究。另一方面,美國方面所提供的各種資助和機會,美國學者的熱情幫助和支持,以及美國史學資源的開放和利用便利,都給國內美國史研究的成長帶來了巨大的助益。

  經過幾代人的努力,我們的美國史研究逐漸形成了自己的學術品格,在國內史學界也大體上樹立了自己的學術形象。雖然研究者大多滿懷強烈的現實關懷,十分看重課題的現實意義,但是他們對歷史和現實的區分、學術和政治的邊界,也有著越來越清醒的認識。他們的問題意識在一定程度上來自歷史和現實的碰撞,但是在解讀史料、構筑解釋框架和提煉論點時,他們則首先考慮學理和歷史語境,倚重脈絡清晰而可以把控的理論和方法。也就是說,他們越來越自覺地以歷史主義來稀釋“現時主義”。在面對具體的研究題材時,越來越多的學者以探究史實、提供可靠而可信的知識為首位的考慮,而不再采取道德化或情緒化的姿態來批判和譴責自己的研究對象。而且,他們密切關注歐美史學的前沿進展,努力拓展研究領域,發掘新的題材,嘗試新的方法。他們也越來越重視問題、材料和理論之間的適配性,并盡力在本土需要和國際對話之間尋求平衡。

  尤其引人注目的是,越來越多的研究者具備理論和方法的自覺,努力調用多種多樣的理論工具,嘗試構筑富有新意的解釋模式。在這40年里,許多學者運用馬克思主義原理,并借鑒現代化、跨國主義、全球主義和文化研究等理論和方法,大力批判美國例外論、種族主義、文化優越論和霸權主義等思想取向。同時,還有一些學者基于中國文化本位意識,力圖開掘中國學者在視角和解釋資源上的長處,極力促使中國的美國史研究形成某種特色。他們相信,中國學者有身在“山”外之利,憑借本土文化的鋪墊,基于中國人的視角,可望取得不同于美國學者而又能為他們所看重的成果。還有學者提出了美國史研究的“中國特色”的命題。不過,各種形式的文化隔膜、“西方主義”和其他偏見,也對歷史地理解美國、學術地處理具體題材,造成了很大的妨礙。

作者簡介

姓名:李劍鳴 工作單位:復旦大學歷史系

職稱:教授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張振)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戶昵稱:  (您填寫的昵稱將出現在評論列表中)  匿名
 驗證碼 
所有評論僅代表網友意見
最新發表的評論0條,總共0 查看全部評論

回到頻道首頁
QQ圖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內文頁廣告3(手機版).jpg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黑龙江p62昨天开奖结果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