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智慧城市 >> 頭條
城市發展“下半場”該如何走
2019年06月27日 09:30 來源:中國城市報 作者:邢燦 字號

內容摘要:步入“下半場”,城市發展面臨哪些新的變化?未來城市發展又該何去何從?

關鍵詞:

作者簡介:

  城市,是文明的象征,是引領發展的龍頭,是尖端科技、人才的匯聚地。改革開放40余年來,我國城市發展的成績單怎樣?步入“下半場”,城市發展面臨哪些新的變化?未來城市發展又該何去何從?

  6月15日,人民日報中國城市報社城鄉創新發展專家委員會成立儀式暨城鄉創新研討會在北京舉行。中國城市規劃設計研究院院長楊保軍、天津市城市規劃設計研究院院長黃晶濤、全球城鄉創新發展研究中心主任彭禮孝等40余位專家學者圍繞如何實現城市創新發展同臺獻策。

  城市建設翻天覆地

  品質提升日新月異

  “石家莊要變‘國際莊’了!我剛下高鐵還以為來到航站樓。”來石家莊出差的劉健不由地感嘆稱。十年前,他曾來石家莊市參加藝考,當時考點位于一片平房的郊區。“故地重游,郊區變市區,現在基本已經看不見平房,到處都是高樓。”劉健介紹說。

  同樣感受到城市發展變化的,還有在石家莊市裕華區住了大半輩子的居民李麗娟。讓她印象深刻的是當初為了準備結婚用品,她和愛人基本每天都得往市里僅有的幾家商場跑,而如今,在小區對面就有大型商場超市,商品應有盡有,還時不時地舉行促銷活動。

  近年來,石家莊市大踏步行進在城鎮化過程中。據石家莊市統計局公布的《石家莊市2018年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統計公報》顯示,2018年末,石家莊全市城鎮常住人口達到691.67萬人,同比增加21.08萬人;常住人口城鎮化率為63.16%,同比提高1.52個百分點,躍居河北省首位。

  波瀾壯闊四十載,滄海桑田呈巨變。事實上,一路奔向“國際莊”的石家莊僅僅是我國城市發展的縮影。改革開放以來,隨著經濟的快速發展,我國城市發展日行千里,城鄉巨變的故事每天都在廣袤的土地上上演。

  據國家統計局發布《2018年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統計公報》顯示,2018年年末,全國大陸總人口139538萬人,其中城鎮常住人口83137萬人,占總人口比重(常住人口城鎮化率)為59.58%,比上年末提高1.06個百分點。

  從我國來看,按照中央關于推進以人為核心的新型城鎮化部署,到2020年,常住人口城鎮化率達到60%。而按照當下速度,可提前一年完成。

  “城市病”頻現高發

  城市發展面臨轉型

  改革開放以來, 隨著人口向城市的大量集聚,城市頻頻出現交通擁堵、空氣污染、生態破壞、城市人口過度膨脹等一系列“城市病”。

  “記得2012年我剛來北京上大學那會兒,一碰到霧霾天氣,學校不遠處的中央電視塔就‘消失’了。”家住北京海淀區的張好文表示,最近幾年北京的藍天明顯多了,電視塔 “消失”的日子也明顯變少了。

  同樣感到來自城市“敵意”的還有家住武漢的李先生,近日來,遭遇強降水,武漢市開啟了“看海模式”。“雨水深度及膝,我家樓下的停車場都被淹了。” 李先生吐槽說。

  與城市發展相伴的“城市病”束縛了城市活力的釋放,降低了當地居民的幸福感。相關科學數據表明,城鎮化率在30%—70%時,城鎮化處于快速發展階段。城鎮化率在50%—70%時,“城市病”有可能集中爆發。

  2015年12月中央城市工作會議召開,明確提出從速度型城市建設轉變成質量型城市建設。該會議被業內人士認為是一次歷史性會議,它標志著我國城市發展經過短暫的“中場休息”,開始步入高質量發展的“下半場”。

  中國城市規劃設計研究院院長楊保軍認為,此后城市中心工作由原來的經濟增長轉向以人為本、創造優良的人居環境。與此同時,城市發展的動力也發生改變,由過去的招商引資、新城新區建設轉向統籌改革、科技、文化,推動城市可持續發展。

  然而,城市發展轉型的過程中并不輕松。一些城市受速度外延模式慣性的驅使,依然在“上半場”的“賽道”徘徊;同時,也有一些城市因苦于缺少發展路徑,心有余而力不足。

  傳承文化“基因”

  助力城市“轉身”

  “看,好像在穿越!快來,再給我拍一張!”說話間,打扮新潮的“小姐姐”已將身子微斜,擺出一影頗有網紅風格的pose。鏡頭的背景是始建于明末清初巴洛克風格的勸業場,不遠處是星巴克甄選旗艦店。

  經過十幾年的微循環改造,位于北京市大柵欄一帶的北京坊歷史街區煥發了新的國際生機:星巴克甄選店、MUJI酒店和全球首家24小時的Page one書店陸續進駐……值得注意的是,民國時期的建筑特色在這里同樣被被繼續保留——排子胡同、謙祥益、鹽業銀行和交通銀行舊址、百年勸業場等。

  近年來,在北京國際設計周平臺的引領下,白塔寺、什剎海、798等歷史街區在保持胡同肌理和原有居住功能屬性不變的情況下,植入藝術、設計、文創、展覽等新元素,變身為傳統、創意、時尚相融合的創新文化街區,作為城市發展“下半場”中的佼佼者脫穎而出。

  然而一些城市仍存在“推倒重建”的現象,讓同濟大學顧問教授、原上海市規劃和國土管理局局長孫繼偉印象深刻的是,他曾在參觀某地古鎮改造時,發現當地就把原來具有傳統的風格那種木板墻,全部弄成砌磚墻,然后用滾子刷出木板的痕跡。

  城市建設是一個積淀的過程,城市的管理者應該尊重前人創造、歷史文脈,而不是簡單的大拆大建。孫繼偉認為,每個城市都應該留下每代人的杰出創造,這樣才能夠看到城市發展脈絡,和城市發展的軌跡。

  “一座城市的豐富性和復雜性,是無法通過設計師、城市管理者設計、管理實現的,它是生長出來,培育出來,積淀出來的。”孫繼偉說,城市的管理者應該意識到城市建設是一個積淀的過程,相關主管部門不能有“潔癖”,一味追求整齊劃一。

  未來城市的競爭,是差異性的競爭,天津市城市規劃設計研究院院長黃晶濤認為,一些城市的發展成功經驗并非放之四海而皆準,要在保證差異性的基礎上結合當地實際情況。

 

作者簡介

姓名:邢燦 工作單位: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韓卓吾)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戶昵稱:  (您填寫的昵稱將出現在評論列表中)  匿名
 驗證碼 
所有評論僅代表網友意見
最新發表的評論0條,總共0 查看全部評論

回到頻道首頁
QQ圖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內文頁廣告3(手機版).jpg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黑龙江p62昨天开奖结果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