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語言學
制約話題結構的諸參項 ——謂語類型、判斷類型及指稱和角色
2019年06月27日 09:54 來源:《當代語言學》 作者:劉丹青 字號
關鍵詞:話題/謂語類型/判斷類型/指稱/角色

內容摘要:

關鍵詞:話題/謂語類型/判斷類型/指稱/角色

作者簡介:

  Constraints on Topic Structures:Predicate Types,Judgment Types,Referentiality,and Semantic Roles

  作者簡介:劉丹青,男,博士,中國社會科學院語言研究所研究員。主要研究興趣為語言類型學、漢語語法學、漢語方言學。

  內容提要:本文回顧吸收已有話題研究的重要理論成果,在筆者關于話題和主語的最新對比研究基礎上,以古今漢語和跨語言事實為材料,進一步發掘話題成分的句法語義特點,并與主語的屬性相比較,集中關注對話題及話題標記的使用有制約作用的若干句法語義范疇,揭示其中復雜的扭曲對應關系,即參項之間基本對應而不等同的關系。涉及到四個參項:1)謂語類型。文章指出,屬性謂語與話題是無標記匹配,屬性謂語主體論元基本上只能是話題,而事件謂語對話題性沒有要求,可以跟話題同現,也可以跟非話題主語同現。2)判斷類型。文章借鑒主題判斷和非主題判斷對立的視角,指出話題句都由主題判斷構成,而非主題判斷作為語言邏輯中新近揭示出來的一種判斷,具有渾然一體、不可分離的屬性,雖然是主謂關系,卻不能分析為話題和述題兩個部分,是一種非話題結構。3)指稱屬性。本文指出有定和類指都是適合話題的指稱屬性,其中以往話題研究中關注較少的類指其實在某些話題位置上作用更加重要,而且幾乎對話題有剛性要求;有定成分仍能用在某些非話題的位置上,無定成分則不適合充當話題。4)語義角色。本身與主語最匹配的施事角色,其實與話題并不是自然匹配,古漢語話題標記還特別排斥施事主語;而非施事題元充當話題則沒有限制。在忽略了內部的一些扭曲對應關系之后,可以將以上參項的對立項分別列為跟話題匹配和跟主語匹配的兩大系列。

  On the basis of previous studies on topic structures,as well as recent contrastive research on topic and subject by the author,this paper aims to make an in-depth investigation into topics by an analysis of their syntactic and semantic features and a comparison of their properties with those of subjects.The focus will be placed on syntactic and semantic categories that constrain the use of topics and topic markers so as to reveal some complex and twisted correspondence between them.Based on evidence from ancient and modern Chinese,as well as some cross-linguistic data,four factors that constrain the use of topic structures are discussed in this paper:A)Predicate types.It is observed that the individual-level predicate always takes topic as its experiencer argument in an unmarked way.Nevertheless,stage-level predicates can occur either with a topical or non-topical subject,without requirements on its topicality.B)Judgment types.The distinction between categorical and thetic judgments is needed.Topic structures naturally consist of categorical judgment,while this is not so for sentences of thetic judgment,because such a sentence generally functions as an integral whole,not being able to be divided into two parts,i.e.,topic and comment(or non-topical structure),though it may indeed feature a subject predicate relation.C)Referentiality.Definiteness and genericity(kind-denoting)are considered referential properties of topics.Genericity,which is sometimes ignored in the studies of

  關 鍵 詞:話題/謂語類型/判斷類型/指稱/角色  topic/predicate types/judgment types/referentiality/semantic roles

  標題注釋:【基金項目】本文為中國社會科學院創新工程項目“漢語口語的跨方言調查與理論分析”的部分成果。

 

  話題原先只被當做一個語篇和語用的概念,在靜態的句法語義研究中沒有位置。霍凱特Hockett(1986:251)和趙元任Chao(1952:16,1979:§2.4)較早注意到話題概念在漢語這種語言中的特殊重要性,認為一個成分只要符合話題的要求就能充當主語,但是尚未賦予“話題”概念明確的句法地位。Li和Thompson(1976)在更廣闊的類型學視野下提出主語-話題類型學,研究話題的多方面功能,首次肯定話題在話題優先語言及話題優先-主語優先并存語言中的句法地位。從此,至少在部分語言的句法研究中,話題愈益引起關注。對話題成分研究得較多的普通語言學題目或特定語言題目有:話題和主語的區別(Li and Thompson 1976;劉丹青2016a,2016b)及日語話題標記和主格標記的區別(野田尚史Nota 2003),話題在話題優先語言或語用成分結構化語言中的句法地位(Li and Thompson 1976;Xu 1997;徐烈炯、劉丹青2007;劉丹青2008),話題對基本語序的影響(Steele 1978;Xu 1997),話題化操作和關系化操作的關系(陳平1996),話題在語篇、尤其是話題鏈中的作用(曹逢甫Tsao 1995),話題向主語的語法化(Givón 1976;Shibatani 1991),話題標記的識別和語法化(劉丹青2005;屈承熹2005a,2005b),話題結構的擴展功能(劉丹青2012a,2012b)。也有一些學者關注影響話題結構的一些句法語義因素,如徐烈炯(2005)討論了漢語話題結構的合格條件,Lee(1996,2011)通過韓語和其他一些語言的比較,指出通指句和謂語類型等與話題結構更加匹配的要素,這是本文將進一步探究的領域。

  本文盡量吸收已有話題研究的理論進展,并基于話題和主語最新對比研究(劉丹青2016a,2016b),以古今漢語和跨語言事實為材料,進一步發掘話題成分的句法語義特點,并與主語的屬性相比較,集中關注對話題及話題標記的使用有制約作用的若干句法語義范疇,揭示其中復雜的扭曲對應關系,即參項之間基本對應而不等同的關系。涉及到的參項有:1)謂語類型:屬性謂語和事件謂語的對立(individual-level vs.stage-level predicates);2)判斷類型:主題判斷和非主題判斷的對立(categorical vs.thetic judgements);3)主體論元的指稱:有定、類指和無定的對立(definite/generic vs.indefinite);4)語義角色:施事和非施事的對立(agent vs.non-agent)。下面依次討論。

  ⒈謂語類型:屬性謂語和事件謂語的對立

  根據其時間屬性,Carlson(1977)將謂語分為兩大類。在時間軸上占有特定位置的非恒久性狀態的謂語,稱為stage-level predicate,直譯為“階段性謂語”,劉丹青(2002)意譯為“事件謂語”;描述一個或一群個體的屬性、具有一定持久性或常態性的謂語,稱為individual-level predicate,直譯為“個體性謂語”,劉丹青(2002)意譯為“屬性謂語”。語類上,事件謂語主要由行為動詞充當,例如“我去了北京”“他買了三本書”,但有些形容詞也用于事件謂語,如Carlson(1977)列舉的英語形容詞hungry(餓)、sleeping(睡著)、awake(醒著)、drunk(醉)等。漢語中像“他今天瘋了”“我很餓”這類也是事件謂語句。屬性謂語一般由形容詞、名詞充當的謂語、表語充當,如“他很瘦”“魯迅是紹興人”,也可以由帶有非現實情態或慣常體等非現實性標記的動詞短語充當,因為這時實義謂語雖然是動詞,但是整個命題不表示真實發生的特定事件,如“他會游泳”“我喜歡吃魚”等。

  話題結構對這兩類謂語的匹配度有顯著差別。這既表現在話題結構的合格度上,也表現在話題標記的使用上。

  話題結構跟屬性謂語是無標記匹配。屬性謂語從自身性質上就要求跟有話題性的主體論元組合。樸正九(2016:394)從信息結構角度指出:“根據信息結構類型學的觀察,形容詞謂語句通常是謂語焦點句,即話題-陳述句”。因為屬性謂語沒有時間定位,具有恒久性或復呈性,若要獲得解讀,必須依賴個體定位。屬性在可能世界里總是存在的,相當于詞庫中的詞,本身不提供信息,只有跟可辨認的屬性主體相關聯,句子才能落地(grounded),變得可以理解。這個屬性主體,或者是可確認的一個或多個個體,表現為有定指稱;或者是整個類(generic),因為類指名詞的所指也是可確認的。Lee(1996,2011)甚至認為,跨語言來看,通指句(generic sentences)都是話題結構,而且是更典型的話題句。這類句子的主體論元都是類指的,而謂語則是屬性謂語①。假如屬性謂語的主語是無定的,句子便無法落地,聽話人無從獲得實際信息,句子變得沒有意義。比較:

  (1)a.這個農民很辛苦。 b.農民很辛苦。

  一個農民很辛苦。 一些農民很辛苦。

  (la)用了單數有定名詞,顯示言者認定聽者可以“鎖定”這一個“農民”,并從此句獲知該農民有“辛苦”的屬性,從而獲得了信息。(1b)用了光桿名詞,在漢語中優先理解為類指,指農民作為一類人都是很辛苦的。類指也是聽說雙方都明確范圍的所指,聽話人據此知道農民作為類是辛苦的;他若遇到任何農民個體,都可以推導出他們是辛苦的。因此,本句是落地的,傳遞了信息。(1c)用了無定單數名詞,主語對聽者而言是不確定的存在量。每一個屬性謂語都預設有主體具備這一屬性(否則在詞庫中就不需要存在謂語所用的詞語),如果句子只是表明有人具有該屬性,不能幫助聽話人“鎖定”其主體,則句子就無法落地,沒有傳遞信息,句子內容只是預設中的無效信息。(1c)只有把“一個農民”理解為轉喻,實為類指,句子才能自足。(1d)從單個無定個體擴大到復數的無定個體,可接受性稍獲上升,因為復數義會增加名詞語的類指度,“一些農民”可以理解為“農民”的一個子集,但整個命題的自足性還是很弱。如果在對比的情況下,則無定成分可以通過排除法獲得更大的特指性,從而促成謂語落地,就可以帶屬性謂語了,如:

  (2)一個農民很辛苦,其他都不辛苦。

  (3)一些農民很辛苦,另一些農民不辛苦。

作者簡介

姓名:劉丹青 工作單位:中國社會科學院語言研究所

職務:所長 職稱:研究員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馬云飛)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戶昵稱:  (您填寫的昵稱將出現在評論列表中)  匿名
 驗證碼 
所有評論僅代表網友意見
最新發表的評論0條,總共0 查看全部評論

回到頻道首頁
QQ圖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內文頁廣告3(手機版).jpg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黑龙江p62昨天开奖结果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