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文學 >> 文藝學
【文萃】賈潔:特里·伊格爾頓對西方自由人文主義的批判
2019年06月28日 15:03 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作者:賈潔 字號
關鍵詞:自由人文主義;悲劇人文主義;

內容摘要:如果說馬克斯·勒納的“悲劇人文主義”還局限在倫理學層面的話,那么伊格爾頓對“悲劇人文主義”的理解則彰顯了強烈的政治訴求。本文中,伊格爾頓站在悲劇人文主義者的立場,對西方自由人文主義的悲劇觀、“無利害性”觀點和“延續性”觀點的猛烈抨擊,足以說明這一點。伊格爾頓批判自由人文主義的悲劇觀,對準的目標之一便是自己的博士導師雷蒙德·威廉斯。伊格爾頓不否認威廉斯是一位悲劇人文主義者,但認為威廉斯同時也保有相當多自由人文主義者的稟性特點,比如理想化普通生活,這便導致了他所指出的上述矛盾。原題《特里·伊格爾頓對西方自由人文主義的批判——兼論其“悲劇人文主義”觀念》,《湖北大學學報(哲社版)》2019年第3期。

關鍵詞:自由人文主義;悲劇人文主義;

作者簡介:

  一、“悲劇人文主義”概念的提出 

  自歐洲文藝復興以來,很多自信的歐洲人一直樂觀地相信,人類必將邁入一個理性、和平的新時代,暴政、迷信和戰爭從此一去不返。而馬克斯·勒納卻將這種信仰形容為“貧瘠”,并通過從倫理學的角度定義“悲劇人文主義”的概念,指出了人類在“自然秩序”與“道德秩序”的博弈中必然存在的無處遁逃的悲劇性。當時西方學界自由人文主義盛行,“悲劇人文主義”這個概念并未引起多大重視。2009年,特里·伊格爾頓在其收錄于《理性、信仰與革命》一書的論文《文化和野蠻》中通過分析托馬斯·曼的小說《魔山》再次明確提及“悲劇人文主義”一詞。他所理解的“悲劇人文主義”與勒納有所不同,充盈著一種“向死而生”的宗教內涵。 

  “人性”和“向死而生”是理解伊格爾頓“悲劇人文主義”概念的兩個關鍵詞。勒納在他的定義中質疑了人的理性,伊格爾頓則明確了人無法完全理性的根源所在——“人性”。對人性的徹底失望,是伊格爾頓的“悲劇人文主義”概念區別于勒納之處。伊格爾頓堅定地認為,唯有直面這一殘酷的現實,才能在政治上取得真正的進步,此所謂“向死而生”。如果說馬克斯·勒納的“悲劇人文主義”還局限在倫理學層面的話,那么伊格爾頓對“悲劇人文主義”的理解則彰顯了強烈的政治訴求。 

    自由人文主義被海登·懷特和威爾遜·庫茲稱為“西方文明最重要的傳統”。在他們合著的《自由人文主義的興起》一書中,兩人從多個角度對西方自由人文主義傳統的演變歷程作了系統的考察。雖然資產階級自由人文主義者的思想包含了許多矛盾,呈現出非同一性的特征,但伊格爾頓還是抓到了自由人文主義者的某種共性——將普通生活理想化,這是由他們的階級屬性所決定的,并且無從避免。由于自由人文主義者理想化普通生活,使得他們在尋求人類社會真正民主、公平、正義的道路上,雖然提出了花樣翻新的方案,但實質上可能是碌碌無為的。本文中,伊格爾頓站在悲劇人文主義者的立場,對西方自由人文主義的悲劇觀、“無利害性”觀點和“延續性”觀點的猛烈抨擊,足以說明這一點。 

  二、對自由人文主義悲劇觀的批判 

  伊格爾頓批判自由人文主義的悲劇觀,對準的目標之一便是自己的博士導師雷蒙德·威廉斯。威廉斯主張悲劇是日常的,但同時他也認為悲劇是不能被不斷解決的。應該說,威廉斯的這個觀點是比較典型的悲劇人文主義者的觀點。那么,伊格爾頓對他的批判又從何談起呢?這還涉及到威廉斯的另一個重大概念“文化唯物主義”,威廉斯希望借助這個概念填充馬克思主義在文化理論上的空白,從而對“文化與社會”之間的復雜關系進行更加全面深入的理論探討。威廉斯在《漫長的革命》一書中,面對英國資本主義社會所遭遇的危機或悲劇——他認為社會危機就是“悲劇”,開出了藥方,即漫長的文化革命。在漫長的文化革命的過程中,悲劇是可以被承受、被改變、被解決的。至此,不難發現,威廉斯終于完成了自己的理論體系架構,從發現問題到給出解決方案,這個體系看上去無懈可擊。然而,伊格爾頓卻給予了堅決批判。他犀利地指出了威廉斯理論的自相矛盾之處:悲劇既是不能被解決的,又是可以被解決的。伊格爾頓不否認威廉斯是一位悲劇人文主義者,但認為威廉斯同時也保有相當多自由人文主義者的稟性特點,比如理想化普通生活,這便導致了他所指出的上述矛盾。伊格爾頓認同威廉斯對悲劇的定義,他與導師的根本分歧在于,在伊格爾頓看來,“倘若人性沒法超越自身,那么悲劇也不能被超越”。 

  威廉斯構想通過漫長的文化革命發現新制度,伊格爾頓完全贊同,但是從悲劇人文主義者的角度,制度的改革絕不應該建立在人性美好的基礎上。我們可以看到,當今西方發達資本主義霸權國家挑起的幾次對別國的戰爭,正是從標榜自身的人道主義開始的。伊格爾頓認為,悲劇無法超越,人類只有正視這一現實,才有能力真正理解共產主義,切實地取得政治上的進展。值得一提的是,伊格爾頓無力也不屑于描繪未來共產主義社會的藍圖,他認為偉大的思想家馬克思關注的也不是未來,而是現世。因此他提出馬克思主義批評家的首要任務是積極投身并幫助指導大眾的文化解放。他自己正是這樣躬行實踐的。 

  三、對自由人文主義“無利害性”的批判 

  伊格爾頓批判自由人文主義的矛頭曾對準前牛津大學托馬斯·沃頓英文教授約翰·貝利。貝利擅長于文學批評和創作,在文學學術界首屈一指,向來被牛津的學生視為文化巨擘,其威望之高,儼然一副牛津大家長的風范。但在伊格爾頓看來,約翰·貝利受惠于利維斯,承繼了自由人文主義文學運動的準則,甚至較之利維斯,貝利“無利害性”批評面具下的溫柔一刀更具殺傷力。比如,在對英國小說家托馬斯·哈代的評價問題上。 

    對于哈代語言的不協調和不統一,約翰·貝利有著自己獨到的溫和的批評。他將哈代文本的品質歸納為“令人驚嘆的荒謬”,同時又強調,哈代的這種風格是滑稽與崇高共生,可以作為浮浮沉沉的人生的一種有效反映。他還認為從這個意義上來說,哈代的作品能夠起到慰藉人心的作用。貝利從自由人文主義“無利害性”的準則出發,優雅地對哈代的“荒謬”表示容忍。伊格爾頓則一針見血地指出,通過將哈代的文本描述為對生活的模仿,貝利禮貌而徹底地閹割了哈代文本中體現出的意識形態方面的斗爭。 

  哈代對其時資本主義社會的法律、道德、教育等一系列價值觀念以及資產階級殘酷剝削的現實予以了強烈批判,他堅持文學應當真實地“反映人生,暴露人生,批判人生”的創作理念,這使得其創作中總彌漫著一股揮之不去的濃厚的悲劇意識。托馬斯·哈代是伊格爾頓筆下的悲劇人文主義者,他直面慘淡人生的勇氣和在創作中打造的一系列不屈服的靈魂,都在彰顯一種向死而生的政治愿景。然而,這在自由人文主義者約翰·貝利的批評中被全盤打壓了,利維斯的《細察》對哈代作品的詆毀實則也是出于對哈代“意識形態上的混亂”的恐慌。 

  四、對自由人文主義“延續性”的批判 

  不同于持非激進的政治態度、宣揚“無利害性”的自由人文主義者,還有一撥看上去非常激進,譬如像克里斯托弗·希欽斯、理查德·道金斯這樣的新無神論者。伊格爾頓在《倫敦書評》上撰文批判道金斯之流,指出他們傾向于將宗教與原教旨主義的宗教視為同一。在后來的訪談中,伊格爾頓又進一步指出,希欽斯與道金斯以為簡單地丟棄掉許多壓制性的障礙——傳統、宗教、迷信等等,就可以開足馬力順利實現人類的解放,這是十分荒唐的,這正是自由人文主義者將普通生活理想化的特征。資本主義制造敵意、焦慮感、不安全感以及催生原教旨主義的屈辱感,對人性丑陋面的激發時常導致對社會的大規模傷害,但這些自由人文主義者討伐宗教的檄文卻從未對資本主義制度進行批判,顯然是本末倒置了。在伊格爾頓看來,資本主義的“延續性”只是一個幻象,說資本主義的制度可以延續到無限之久遠,就好比說人可以長生不老一樣,但希欽斯、道金斯這些自由人文主義者卻都對這個幻象信以為真。新無神論者們像黑格爾一樣感受到資本主義社會的矛盾和困境,同時,也具有黑格爾的局限,即看好資本主義社會對于自身思想參數的修正能力。而伊格爾頓卻清醒地意識到制度需要的是變革,絕非修正。 

  五、結語 

  洞察悲劇的眼光要求我們直視最殘酷的現實,只有這樣才能開辟一片新的天地。需要注意的是,悲劇的思想者絕不意味著他是悲觀主義者。伊格爾頓重提“悲劇人文主義”的概念有著鮮明的現實針對性。一方面,他依據此概念對自由人文主義的悲劇觀、“無利害性”和“延續性”觀念予以了猛烈的批判,另一方面,他也注重在批判的過程中建構馬克思主義的理論。首先,他指出悲劇和烏托邦總是互相牽涉,共產主義的實現是一系列制度的改革,而絕不是因為人類美德;其次,他指出我們需要直面存在剝削的社會,在這個基礎上改造文學,使文學承擔起廢止資本主義的任務,從而邁向更公平正義的社會;再次,他指明了宗教徒的宗教信仰與無神論者的政治信仰并不對立,異中有同。伊格爾頓的這些思想對馬克思主義者來說,無疑是有益的建言,值得國內的馬克思主義者進一步深思。此外,我們還需要認識到一點,伊格爾頓所做的文學文化批評和理論研究從來都不是單純的學術問題。這對于國內有抱負的馬克思主義批評家與理論家而言,同樣具有良好的示范作用。在此基礎上,做扎根于我國國情的理論研究,必將成為理論創新的生長點。 

  (作者單位:中國社會科學院文學研究所。原題《特里·伊格爾頓對西方自由人文主義的批判——兼論其“悲劇人文主義”觀念》,《湖北大學學報(哲社版)》2019年第3期。中國社會科學網 張雨楠/摘) 

作者簡介

姓名:賈潔 工作單位: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閆涵)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戶昵稱:  (您填寫的昵稱將出現在評論列表中)  匿名
 驗證碼 
所有評論僅代表網友意見
最新發表的評論0條,總共0 查看全部評論

回到頻道首頁
QQ圖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內文頁廣告3(手機版).jpg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黑龙江p62昨天开奖结果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