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思想政治教育 >> 方法論
紀念性空間與思想政治教育的發展
2019年06月28日 09:02 來源:《思想理論教育》2018年第6期 作者:溫小平 字號
關鍵詞:紀念性空間;思想政治教育;認同功能

內容摘要:在黨的思想政治教育史上,紀念性空間歷來受到重視,并在增強人民群眾的思想認同、價值認同、社會認同和國家認同中發揮了重要作用。隨著時代的發展和社會的變遷,優化紀念性空間的思想政治教育功能,需要注重敘事轉向、功能轉向、空間轉向和價值轉向。

關鍵詞:紀念性空間;思想政治教育;認同功能

作者簡介:

  作者簡介:溫小平,海南大學馬克思主義學院,海南 海口 570228

  內容提要:紀念性空間是人類社會化情感的物化形式,是具有回溯性功能和前瞻性功能的場所,能夠為思想政治教育的有效開展提供“記憶之場”、營造“場所精神”、增強“記憶認同”和豐富“敘事內容”。在黨的思想政治教育史上,紀念性空間歷來受到重視,并在增強人民群眾的思想認同、價值認同、社會認同和國家認同中發揮了重要作用。隨著時代的發展和社會的變遷,優化紀念性空間的思想政治教育功能,需要注重敘事轉向、功能轉向、空間轉向和價值轉向。

  關 鍵 詞:紀念性空間 思想政治教育 認同功能

  標題注釋:教育部2014年人文社會科學研究項目“積極心理學背景下高校心理健康教育模式探究”(項目批準號:14YJA710032)、海南省2018年思政專項“紀念性空間與思想政治教育有效性提升研究”(項目批準號:Hnsz2018-02)。

  [中圖分類號]G641 [文獻標識碼]A [文章編號]1007-192X(2018)06-0057-05

  思想政治教育作為一種重要的社會實踐活動,是以具有情感心理色彩的人為教育對象的,目的在于滿足人的思想政治素質提升的需要和全面發展需要。為此,在開展思想政治教育過程中,不僅要解決人們的認知問題,更要解決伴隨認知而來的情感心理問題。遵循人的發展規律、情感需要、心理特征和價值需求,是決定思想政治教育目的實現和效果增強的關鍵。開展思想政治教育活動,需要注重場域選擇和情感營造,創設符合思想政治教育目的和主題內容的情境場合。在開展思想政治教育實踐的過程中,從人的情感心理滿足和創設思想政治教育情境角度出發,需要重視發揮紀念性空間的思想政治教育功能。

  一、紀念性空間與思想政治教育的關聯

  紀念性空間,“是有思考、情感、精神和社會功能的場所,是一個回憶往事的地方,一個哀悼的地方,一個沉思和集會的地方”。[1]作為一種古老而有生命力的空間類型,紀念性空間是人類社會化情感的物化形式,是時代經濟、政治、文化的綜合體現。[2]

  當前有關紀念性空間的研究,在史學界頗受重視,尤其頗受新史學研究者的青睞。研究者對紀念性空間進行了分類,主要包括三種分類:其一,從社會學的角度,將紀念性空間劃分為個體紀念性空間和公共紀念性空間。個體紀念性空間強調的是與地緣、血緣、親緣相關聯的空間,如墓地、家廟、祠堂等。公共紀念空間強調的則是由國家或社會統一組織修建的紀念場所,包括博物館、紀念館、紀念碑等。[3]其二,從建筑學角度分類,將紀念性空間劃分為紀念性建筑環境空間和非建筑環境紀念性空間。紀念性建筑環境空間,包括以博物館、紀念堂、故居、紀念塔為代表的紀念館,以紀念雕塑、石刻、柱、亭、牌坊為代表的紀念碑,以及寺廟、宮殿、祠堂等。非建筑環境紀念性空間,則主要包括紀念園、紀念廣場、遺址公園等。其三,從最初建造的意圖角度分類,將紀念性空間劃分為意圖性紀念空間和非意圖性紀念空間。所謂意圖性紀念空間,強調的是在建立之初就有明確意圖和打算將它建成紀念物,如牌坊、紀念館、亭、碑、祠等,在建立之初就希望“通過建筑、雕塑、碑、柱、門、墻等元素來進行空間的限定和形象的塑造”,“啟發人們的想象力,從而表達出空間的紀念性”。[4]而所謂非意圖性紀念物,則是指在建立之初并沒有意圖和打算將它建成紀念物,如名人故居、歷史事件活動的舊址、重要戰爭戰事遺址等,在當時并沒有要將它建成紀念物和紀念空間的主觀意圖。

  紀念性空間在人們的現實生活中隨處可見。紀念性空間的出現和發展,在一定程度上表明,人類進行著有目的的活動,反映著從事紀念性活動的人對自然、社會、自身的認知狀況和對當時社會價值取向的表達和認同。對此,法國記憶研究學者皮埃爾·諾拉認為,紀念性空間具有回溯性和前瞻性的雙重功能:回溯性功能讓人們回溯歷史、喚起記憶,前瞻性功能則讓人們獲得歷史認同、確定未來發展。[5]

  從歷史發展來看,紀念性空間貫穿于整個人類文明發展史,從古代的宗廟到現在的紀念館等,逐漸成為社會群體或者個體記憶的情感空間,為思想政治教育實踐活動的開展起著積極的作用。

  1.提供“記憶之場”

  思想政治教育離不開一定的環境和場地。實踐證明,選擇在什么樣的場地開展思想政治教育實踐活動,直接影響思想政治教育效果。紀念性空間的特征,使得記憶不只停留在語言與文本中,更存在于以博物館、紀念館、故居、陳列館、紀念碑、遺跡等為載體的現實性空間中。通過這些載體,一個民族和社會的記憶能夠代代延續下來,形成一個記憶的“場”。[6]在“記憶之場”開展思想政治教育,能夠增強教育對象的介入感和共鳴感,使教育對象有身臨其境的體驗。從思想政治教育的內容來看,為增強愛國主義教育,人們想到的最佳“記憶之場”就有天安門廣場、人民英雄紀念碑、侵華日軍南京大屠殺遇難同胞紀念館、中國人民抗日戰爭紀念館等一系列歷史紀念空間;在增強理想信念教育方面,有上海中共一大會址、遵義會議舊址、西柏坡七屆二中全會舊址、毛澤東故居、鄧小平故居、井岡山、延安等一系列紅色記憶空間。2012年以來,國家為發揮紅色紀念空間的思想政治教育“場域教育”功能,將1840年以來在中國大地上發生的中國人民反對外來侵略、奮勇抗爭、自強不息、艱苦奮斗,充分顯示中華民族偉大民族精神的重大事件、重大活動和重要人物事跡的歷史文化遺存,納入紅色旅游景點。2016年,全國登記的革命舊址33315處,其中國家級保護革命舊址477處,121處革命舊址和紀念館被納入國家級抗戰紀念設施、遺址名錄,281處革命舊址和紀念館被命名為全國愛國主義教育示范基地。[7]

  2.營造“場所精神”

  空間性構成紀念空間的基本特質,是人類社會化情感的物化形式。隨著人類社會的發展,人的活動、歷史事件和社會文化在物化之后成為場所,蘊含著特有的精神,它能引導人們的思考方向,增強人們的認同感、歸屬感。比如,延安鳳凰山中共中央舊址、楊家嶺中共中央舊址、棗園中共中央書記處舊址、王家坪中共中央軍事委員會舊址、八路軍總司令部舊址、陜甘寧邊區政府舊址、延安寶塔、南泥灣等紀念性空間,營造出來的是“自力更生、艱苦奮斗”、“全心全意為人民服務”、“理論聯系實際、不斷開拓創新”、“實事求是”的延安精神;西柏坡七屆二中全會舊址、九月會議舊址、中共中央接見蘇共中央和上海人民和平代表團代表舊址等紀念性空間,營造出來的是中國共產黨“敢于斗爭、敢于勝利”、“堅持依靠群眾、堅持團結統一”、“戒驕戒躁、艱苦奮斗”的西柏坡精神;在海南,云龍改編舊址、馮白駒故居、母瑞山革命烈士紀念園等紀念性空間,營造出來的是“艱苦卓絕,孤島奮戰,二十三年紅旗不倒”的瓊崖革命精神。歷史紀念空間所蘊含和釋放出來的場所精神,在物質文明高度發達的今天,能夠滿足人們對精神層次的心理追求,具有較強的吸引力與感染力。

作者簡介

姓名:溫小平 工作單位:海南大學馬克思主義學院

課題:

教育部2014年人文社會科學研究項目“積極心理學背景下高校心理健康教育模式探究”(項目批準號:14YJA710032)、海南省2018年思政專項“紀念性空間與思想政治教育有效性提升研究”(項目批準號:Hnsz2018-02)。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畢雁)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戶昵稱:  (您填寫的昵稱將出現在評論列表中)  匿名
 驗證碼 
所有評論僅代表網友意見
最新發表的評論0條,總共0 查看全部評論

回到頻道首頁
QQ圖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內文頁廣告3(手機版).jpg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黑龙江p62昨天开奖结果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