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社會學
人類學的自然法基礎 ——弗雷澤對自然狀態的闡釋
2019年06月28日 09:30 來源:《社會學研究》 作者:國曦今 字號
關鍵詞:弗雷澤;研究;巫術;習俗;盧梭;道德;認識論;文明;文化;討論

內容摘要:摘要:以往研究者大多把弗雷澤當作進化論學者加以批判,而忽略了他在思想史上的意義。事實上,弗雷澤深受古典學和啟蒙思想的影響,他以人類學的方式重新定義了社會和人性的自然法基礎,為西方文明由傳統進入現代提供了平穩的過渡方式。弗雷澤延續了梅因對18世紀自然權利理論的批判,他將考古學、歷史學、民族志等新興知識帶入對自然狀態的討論中,突出了歷史和習俗的價值。二、自然法思想在19世紀的發展弗雷澤選擇自然法問題作為他理論關切的重心,不只是出于研究興趣,也受到19世紀英國自然法理論全面發展的影響。弗雷澤對認識論的討論不像哲學家那樣限定在概念之間,因為他要處理的大部分材料來自未開化民族,受其認知水平和表達方式所限,弗雷澤無法將它還原到哲學層面。

關鍵詞:弗雷澤;研究;巫術;習俗;盧梭;道德;認識論;文明;文化;討論

作者簡介:

  摘要:以往研究者大多把弗雷澤當作進化論學者加以批判,而忽略了他在思想史上的意義。事實上,弗雷澤深受古典學和啟蒙思想的影響,他以人類學的方式重新定義了社會和人性的自然法基礎,為西方文明由傳統進入現代提供了平穩的過渡方式。弗雷澤延續了梅因對18世紀自然權利理論的批判,他將考古學、歷史學、民族志等新興知識帶入對自然狀態的討論中,突出了歷史和習俗的價值。同時,他以認識論取代道德情感,將之作為人性論的基礎,以為社會制度和道德倫理提供相對穩定的根基。重提弗雷澤的理論有助于反思以田野調查為主的人類學方法,突出人類學對基礎理論的回應。

  關鍵詞:弗雷澤 人類學 自然法 自然狀態

    作者簡介:國曦今,北京大學社會學系。

  引言

  作為19世紀英國人類學的奠基人之一,弗雷澤(James Frazer)確定了古典人類學基本的問題意識和研究方法。他實現了對民族志材料的綜合,確立了學科的研究問題,展示了比較研究的分析方法,提出了人類學的基本主張。同時,他是第一個運用民族志材料將西方文明作為整體進行回應的人。他不斷地回到文明的源頭,運用神話、儀式和風俗重新還原古希臘羅馬、希伯來和基督教下的社會生活,探索文明社會的根基。身為啟蒙運動的傳人,弗雷澤同樣追求理性和自由精神,為西方由傳統進入現代尋求平穩的過渡方式。

  然而,這位如此重要的理論奠基者卻被人們輕易地拋棄了。思想史上對弗雷澤的研究少之又少,人們普遍認為19世紀的英國是功利主義和社會功能論的天下,它們為資本主義和現代社會確立了新的準則,仿佛傳統可以自然而然地消失,弗雷澤的作用也因此被忽略了。在人類學內部,以馬林諾夫斯基(Bronislaw Kasper Malinowski)為代表的功能學派很快取代了古典人類學,他們強調更實證的田野調查方法,批判弗雷澤是“搖椅上的人類學家”,認為他不但沒有實在的田野材料來勾勒社會的整體面貌,甚至懷著進化論的惡意把其他民族當成原始人,帶有濃重的種族主義傾向。經過對兩次世界大戰的反思,以及隨著全球化進程的加劇,人類學家在文化多元論的指導下,以田野經驗為目標,部分地回應了古典學者提出的問題,卻拒絕討論他們的宏大理論。在這個意義上說,弗雷澤似乎只有學科史意義,而沒有理論價值。1991年斯托金(George. W. Stocking)出版了《維多利亞時代的人類學》(Victorian Anthropology)一書,更加說明了弗雷澤在人類學傳統中的失落。人們拋棄了這位理論的奠基者,認為他的理論既不能對后來的研究進行指導,更不能對我們當下的生活有所啟發。

  事實上,弗雷澤的價值遠非如此局限,他的理論對于理解現代社會有著至關重要的價值。文化作為人類學的主要研究對象,如今往往被庸俗化為生活的調劑品,早期人類學的學術關懷業已喪失。泰勒(Edward Burnett Tylor)認為,如果在研究中用整個歷史中心的一個領域代替整個歷史,這個領域將局限于文化(泰勒,1992:5)。古典時期的人類學家旨在探索文化對人類歷史整體的作用,不論是對人類心智的研究,還是對婚姻、宗教等社會制度的擬構,他們強調文化與宏觀歷史具有緊密關聯。結構—功能學派以對進化論的批評為名拒絕古典理論對歷史總體進行的書寫,轉而強調不同社會的內部整合。馬林諾夫斯基將社會制度作為文化的真正要素,試圖在社會制度的形式、結構和功能之間發現人們的根本需要(馬林諾夫斯基,1987:18)。他的理論導向了文化多樣性,卻忽略了文化的歷史價值,尤其是不同文化的交流與借鑒所形塑的文明的發展歷程。這種研究方法的轉變后經文化相對主義、多元論等一系列對古典理論的檢討,致使人類學放棄了對人類知識的總體貢獻,放棄了在普遍意義上理解人性和社會的雄心。在19世紀,當人類學第一次以學科姿態屹立在知識之林時,它繼承了最前沿的理論和方法,開啟了對世界的全新認識。作為人類學的早期奠基者,弗雷澤并不像后人批評的那樣是個成見極深的書齋先生,恰恰相反,他所提倡的人類學實際上可以重塑人們對以往知識的理解,真正實現對世界各地多元文化的整合,在此基礎上為啟蒙運動奠定的自然法提供更加真實可信的補充和修正。

作者簡介

姓名:國曦今 工作單位:北京大學社會學系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于翠杰)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戶昵稱:  (您填寫的昵稱將出現在評論列表中)  匿名
 驗證碼 
所有評論僅代表網友意見
最新發表的評論0條,總共0 查看全部評論

回到頻道首頁
QQ圖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內文頁廣告3(手機版).jpg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黑龙江p62昨天开奖结果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