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社會團體
構建一流格局,凝練主攻方向 ——上海國際電影節舉辦22屆之際的回眸與展望
2019年06月20日 10:05 來源:解放日報 作者:李建強 字號
關鍵詞:電影節;上海;文藝創作

內容摘要:對于上海國際電影節來說,最重要的還是光大“海納百川、追求卓越、開明睿智、大氣謙和”的城市精神,敞開大門,兼收并蓄,緊緊扭住世界電影發展的牛耳,與各區域影像的發凡和進發如影隨形,敏捷連接國際影視市場,助推國產電影產業騰飛,促成世界多樣性共生、自組織演化和開放式協同,進而彰顯電影節的創意和創造,那才是可以固本培元、永葆青春活力的持久動力源泉。

關鍵詞:電影節;上海;文藝創作

作者簡介:

  上海國際電影節自1993年創辦至今已經走過了26個年頭,是中國目前唯一的經國際電影制片人協會(FIAPF)認可的A類電影節,也是這一行列中最年輕、最具有成長性的成員。在第22屆上海國際電影節舉辦之際,對她的成長、生態、特色和成就,以及未來走向作一番踏勘省察,看來是適時和必要的。

  回溯:20多年來,上海國際電影節穩步成長和持續進步 

  電影承載著國家形象、社會價值、精神文化和科技發展水平諸元素,是一個國家綜合實力和文化軟實力的重要組成部分。上海國際電影節在申辦的第二年就被國際電影制片人協會裁定為國際A類電影節,證明了國際電影界對于改革開放的中國的認可和接納,也是中國融入世界的一個象征和機遇。20多年來,上海國際電影節穩步成長和持續進步,可以用三個“越來越”來加以描繪。

  越來越國際化 

  上世紀90年代初,上海剛開始舉辦國際電影節時,與歐美一些電影強國、亞洲一些電影大國,甚至和我國臺灣、香港地區的電影節相比,都存在不小的差距。參賽作品的質量、參賽國家和地區數量、與會的國際電影藝術家代表層次以及作品成交量和附加值,都難免捉襟見肘,有些勉為其難。借助中國改革開放的持續深入、中國電影業的快速發展和上海經濟、社會、文化建設的不斷進步,上海國際電影節在國際化上邁出了堅實而又強勁的步伐,呈現“節節高”的態勢。以2016年第十九屆為例,電影節市場共吸引了243家國內外參展商,海外展臺比例超過40%,吸引來自全球的專業人士16000人次;2017年第二十屆共收到來自106個國家的2528部參展影片,展映中外影片498部,展映1532場;而2018年第二十一屆,共收到來自全球108個國家和地區的3447部影片,比上一屆又增加了919部,增幅達到36.3%;今年第22屆,共收到來自全球112個國家和地區的報名影片3964部,經過選片人的精心遴選,有500部左右中外優秀影片在上海47家影院展映。

  如今,上海國際電影節已在參節國際人士、參展國際影片數、參展作品放映場次、觀影人次以及國際關注度、市場交易量等指標上,位居國際A類電影節前列,成為具有廣泛國際影響的名副其實的國際電影節。

  越來越惠民 

  迄今為止,全世界大大小小的電影節約有千余個。因為受節慶定位制衡,有的國際電影節標榜以“藝術”為主,如法國的戛納國際電影節;有的則看重電影人與觀眾的相互溝通,如德國的柏林國際電影節。上海國際電影節從一開始就明確將藝術、市場與觀眾、社會結合起來,堅持為市場和觀眾服務。但起先由于受經驗和條件的限制,實際效果并不如人意。電影作為一種最具有大眾性的精神產品和藝術商品,從來是和人民大眾聯系在一起的。經過思想觀念的調整和工作經驗的累積,上海國際電影節在堅持藝術品位的同時,身段放得越來越低,她不僅看重為電影專業人員之間創造交流探討的機會,共同推進電影美學發展,而且著意增加和拓寬了電影、電影人與觀眾相互溝通的渠道,使電影藝術成為世界不同文化間交流的使者,也成為廣大民眾一年一度的精神大餐。作為非專門類競賽型電影節,上海國際電影節的影片展映已成為亞洲規模最大、單元最多的電影展映活動。去年,電影節集中展映498部中外佳片,分成30個單元的不同主題,在上海的45家影院放映超1500場,觀眾的反響亦超乎尋常,觀影人次超過42萬。今年,電影節正式開啟線上售票后30分鐘后出票數突破20萬張,指定展映的影院布局也作了適當調整,保證中心城區每個區都有3家以上,每個郊區則至少一家,大大方便了觀眾的選擇。人們在家門口就能觀賞到來自世界各地最新的優秀影片,這種感覺顯然是格外良好的。

  越來越見特色 

  電影節是中外電影集中交流、碰撞和產生全新創意的重要場域。如何通過電影節向世界介紹更多的中國電影和電影藝術家,使國際電影節真正成為中外電影交流的窗口,為中國電影業的良性發展提供借鑒和動力?這是上海國際電影節自開辦以來一直在探索的課題。在每屆最具吸引力的競賽單元中,電影節都力推中國最有代表性的年度作品積極參與,與世界優秀作品同臺競技、公平競爭,在獲得經驗和教益的同時,向世界各國介紹更多的中國優秀電影和電影人。隨著我國改革開放日益深入和中國電影國際地位的不斷提升,特別是進入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新時代以后,如何通過實施“電影走出去戰略”,客觀地向世界人民介紹滲透在影像中的中國智慧、中國方案和中國力量,使世界能夠更加客觀地了解中國的現實、歷史與文化,承擔起講好中國故事和傳播國家形象的重任,電影節也作了循序漸進、卓有成效的探索。

  我們看到,累年以來,電影節的內容、形態越來越豐富,品相、設計越來越出彩,僅以2016年的第十九屆為例,就包括“一帶一路”、成龍回顧展、聚焦德國、向大師致敬、4K修復、午夜驚奇、FOX 2000、SIFF經典、迪士尼十大經典動畫、產業高峰論壇等單元,以及意大利、法國、日本、泰國等國電影新片展映;而從2017年的第二十一屆起,電影節又開通了線上征片,向“金爵獎”“亞洲新人獎”

  “國際影片展映”“電影頻道傳媒關注單元”等板塊全面開放,使全球化和互聯網結合,讓科技與藝術交匯,向世界展示了中國的氣度、胸懷和效率,凸顯了上海海納百川、追求卓越、開明睿智、大氣謙和的精神和風采。

  展望:既學習借鑒,又確立主打方向,將在很大程度上決定電影節地位和走向 

  26年過去,彈指一揮間。上海國際電影節創造的經驗和成績,當然值得回溯和肯定,但更重要的是著眼未來,謀劃新的更好更快的發展,實現跨越提升。對于上海國際電影節的未來發展,我以為,有幾點堪為重要。

  建構一流格局 

  歷史最悠久的威尼斯國際電影節已經走過87年,戛納和柏林國際電影節則分別有80年和68年的歷史,就是后起的東京國際電影節也已有44年積累,相比之下,創辦26年的上海國際電影節還是“小弟弟”。但這并不等于說,我們只能自甘人后。上海作為中國電影的發祥地和電影重鎮,在中國電影史上具有舉足輕重的地位。相對于戛納、威尼斯等舉辦地都是較小的海濱城市,上海還是全球著名的金融中心和國際大都市,歷史底蘊、區位優勢和資源積淀都十分優越。特別是當下,中國的政治、經濟、文化、社會和生態建設全面推進,對正在進行產業化改革的中國電影進一步促生強大動力。2010年,國家有關方面就出臺了《關于促進電影產業繁榮發展的指導意見》,描繪和規劃中國電影業未來發展的宏大遠景;上海則先后出臺了《關于促進上海電影產業繁榮發展的實施意見》《關于加快本市文化創意產業創新發展的若干意見》,把上海電影作為唱響“上海文化”品牌的一個關鍵抓手,要求加強電影品牌建設,力求做大、做強、做優,并為辦好上海國際電影節提出了明確和具體的要求,提供全方位、大力度的支持。這樣的機遇和方位,可謂電影業的巨大機遇。視野總是和格局相連,地位總是和作為攸關。上海國際電影節理當進一步放大格局,乘勢而上,勇攀高峰,承擔起這一凝聚民族精神與承繼城市文化底蘊的歷史責任。

  令人欣喜的是,2018年5月,上海國際電影節已被國際電影制片人協會(FIAPF)指定為新設立的電影節委員會首批成員,與戛納電影節并駕齊驅,成為僅有的由FIAPF直接指定的兩個成員,由此奠定了上海國際電影節在世界電影大家庭中的權威地位。這是上海電影節多年埋頭苦干的結果,也是其加強國際影響力和知名度,提升在國際組織中專業話語權跨出的重要一步。時不再來,機不可失,上海國際電影節理應在這一新的基點上再接再厲,搶占世界電影互動交流的制高點,打造具有全球卓越影響力的世界一流的國際電影節。

  凝練主攻方向 

  記得多年前,紐約電影節主席里查德·帕納在談到中國電影節時坦陳:“我的建議是,中國應該宣傳自己的電影史。美國與其他國家的觀眾對中國電影創作的豐富傳統知之甚少,只能通過欣賞現在的作品感知過去。”當然,時過境遷,帕納的認知和建議可能不再適合上海國際電影節未來的定位和發展,但他所強調的國別電影節一定要有自己的特色和主攻方向,這一認知今天對我們依然有意義。

  國際電影節數以千計,如果失去為自己量身定制的方向和目標,就很難自立于世界民族之林。為了在眾多的國際電影節中“標新立異”,國際著名電影節都有自己主打的創意品牌。比如,威尼斯電影節以“新、奇、快”地發掘導演而著稱,被稱作“電影大師的搖籃”;戛納國際電影節以充滿藝術氣氛且不受政治左右而著名,早在創辦之初,就推出“建立一個充滿藝術氛圍的電影節”的招牌;柏林電影節則傾向于“政治背景下的影像,反映溝通東西方政治文化的訴求”。這些相對恒定的電影節主打傾向,為它們招徠國際著名藝術家以及他們的作品指引了一個大致的方向,不僅有利于“人氣”和“節氣”的匯聚,而且有利于自身品牌恒久的創建。當然,如上經驗建構在他國文化傳統之上,解決的是特定國家、特定語境下的問題,不可能簡單地照抄照搬,但它們確實為我們提供了一種借鑒和參照。從現有的一些數據看,無論是征片數量、單元設置、論壇質量、放映場次、觀影人數、交易規模,相對于其他國際A類電影節,上海國際電影節都已不再滯后,甚至有后來居上之勢。但是從權威性、影響力、關注度、附加值等方面看,還存在不小差距。其中,既有受歷史發展、經驗積累、市場開放度、市民電影素養等因素制約的原因,也有指導思想、資源保障、組織架構、品牌經營等方面的緣由。但同時需要特別關注的是,怎樣以更加凝練和明晰的主攻方向去跑馬圈地、攻城略地。電影節健康發展所依靠的是對自身品牌的清晰定位,以及在此基礎上的長期堅持和戰略定力。只有方向明晰了,戰略確立了,特色凝聚了,品牌打響了,國際認可了,上海國際電影節才可能后來居上、脫穎而出,真正自立于世界電影之林。

  以戛納電影節為例,經過數十年的爬梳剔抉,其項目漸次形成兩大板塊、十個項目:官方單元板塊包括主競賽、非競賽展映、正式短片競賽、一種關注、經典單元、電影基石、電影市場單元;平行單元板塊包括酷兒棕櫚單元(LGBT)、國際影評人周、導演雙周單元。這是戛納經年累月淬煉后的一種沉淀,構成了她不可替代的特色品牌。讓人驚異的是,這后來幾乎成為一種世界標配,不少電影節都奉行拿來主義,照葫蘆畫瓢,增增減減,大致不離。實事求是地說,上海國際電影節目前也還未能超越這一范式。國外成功舉辦國際電影節的經驗明白無疑地告訴我們,對于一個國家(區域)來說,電影節的國際影響力不是源自于參賽影片數量和活動單元的多寡,而是更多地取決于質量和品質的高低。國際電影節承載著豐富多樣的社會和文化功能,怎樣提升和增強文化自信,既認真學習借鑒他者的經驗,又創立和堅守自己的品格,確立屬于自己的主打方向和議程設置,這將在很大程度上決定上海國際電影節的地位和走向。

  薈萃更多創意 

  不論是電影節前期的籌劃運作、中期的推進落地,還是后期的推廣和價值衍生,都需要有更多創意的融入。上海國際電影節自2015年第十八屆起,自覺對接“一帶一路”倡議,積極開展“一帶一路”人文交流,從最初設立展映單元到建立交流機制、簽訂合作備忘錄,如今經由迭代升級,已蔚為大觀;2016年第十九屆,聚焦和致敬塔爾可夫斯基、維斯康蒂、伍迪·艾倫、張國榮等一批電影大師名宿;2017年第二十屆,緊扣電影創作和產業格局變遷,聚焦全產業鏈前中后端,從“跨界”“融合”和“延伸”切入,彰顯電影節的敏銳性和前瞻性;2018年第二十一屆,推出“改革開放光影四十年”展映單元,啟動“國際直通車”機制,同各國電影節之間互薦影片,建立“國際合拍片市場”,并聯動市區兩級辦節,合力打響“上海文化”品牌;今年第二十二屆,則主打“跟著電影游上海”,開展文旅結合……可以說,每屆都有新意向,每年都有新推進。這當然十分難得,展現了上海電影人的敏銳、勤奮、敬業和智慧。但從更高的標準要求出發,還有許多重要問題值得探討,諸如本土化和全球化的關系,產業化和學理化的關系,碎片化和整體化的關系,階段性和持續性的關系,專業性和大眾性的關系,大師和新人的關系,經典和處女作的關系,以及文化和商品、藝術與市場的關系等,怎樣善于從中發掘出具有先導性、全局性的議程和話題,其實大有文章可做。

  以“本土化和全球化”切入,國際電影節的舉辦,對宣傳一個國家、地區電影業的發展,乃至展示當地文化、民情風俗、人文風采,推演城市歷史發展和建設路徑,是十分有益和重要的,因此它為地方政府和區域組織高度關注,這當然完全合乎情理。但是如果只把電影節看成一種宣發的手段和工具,為區域宣傳張目,開始也可能會產生一些吸引力,但隨著電影節的持續舉辦,人們就會耳熟能詳而失去關注的熱情。從本質上說,通過影像藝術地展示多元文化,以及多元文化交流融匯,才是一個電影節根底和精髓之所在、長生久視之依托。所以,對于上海國際電影節來說,最重要的還是光大“海納百川、追求卓越、開明睿智、大氣謙和”的城市精神,敞開大門,兼收并蓄,緊緊扭住世界電影發展的牛耳,與各區域影像的發凡和進發如影隨形,敏捷連接國際影視市場,助推國產電影產業騰飛,促成世界多樣性共生、自組織演化和開放式協同,進而彰顯電影節的創意和創造,那才是可以固本培元、永葆青春活力的持久動力源泉。

  (作者為中國電影評論學會副會長、上海交通大學教授) 

作者簡介

姓名:李建強 工作單位:中國電影評論學會、上海交通大學

職務:副會長 職稱:教授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禹瑞麗)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戶昵稱:  (您填寫的昵稱將出現在評論列表中)  匿名
 驗證碼 
所有評論僅代表網友意見
最新發表的評論0條,總共0 查看全部評論

回到頻道首頁
QQ圖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內文頁廣告3(手機版).jpg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黑龙江p62昨天开奖结果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