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民族學
龍國貽 毛宗武:若許閑乘月 無時夜叩門 ——西南邊疆語言文化專家訪談之“毛宗武專訪”
2019年06月27日 10:52 來源:《百色學院學報》2019年第1期 作者:龍國貽 毛宗武 字號
關鍵詞:苗瑤語;大調查;毛宗武;

內容摘要:

關鍵詞:苗瑤語;大調查;毛宗武;

作者簡介:

  文章以訪談形式,回顧了毛宗武先生數十年孜孜不倦、悉心耕耘的學術歷程,特別是20世紀50年代民族語言大調查的寶貴經驗和歷史往事,展現了他在民族語言研究領域的重要貢獻和不懈追求,表達了一位學術前輩對青年學者的熱切期望和殷切囑托。

  龍國貽:毛先生好!您老身體康健,是我們苗瑤語后學的福氣。受中央民族大學李錦芳教授和《百色學院學報》的委托,向您請教苗瑤語研究的一些問題,也請您談談研究經歷和治學經驗,這些對我們青年學者而言都是非常寶貴的精神財富。聽說您最近在思考一些重要問題?

  毛宗武:很高興見到你,恰好有些話想當面說。今天想說說一個從未提過,但卻一直疑惑的問題,那就是廣西金秀大瑤山的語言系屬問題。我第一本書曾經提到大瑤山,但是大瑤山的語言與其他地方的瑤語之間沒有對應關系,所以當時沒有寫大瑤山的語言,只是提到了大瑤山。人們一看叫大瑤山,就認為他們的語言一定是瑤語。在我看來,瑤族的語言很復雜,雖然我從未跟人提起過,但我認為大瑤山的語言不是瑤語,而是侗語。所以,不管是《瑤族語言簡志》,還是后來寫的《瑤族勉語方言研究》等,我都沒有講到大瑤山的語言,也沒有收錄大瑤山的語言材料(《瑤族語言簡志》收錄了大瑤山語言“拉珈語”——編者)。劉保元同志是大瑤山的瑤族,他也從事瑤語研究,我的瑤語研究的書中不收入大瑤山這個點,他也沒有提出反對意見。大瑤山的問題非常復雜,大瑤山與瑤族之間是什么關系?為什么叫大瑤山?大瑤山的語言到底是什么語言?這些問題非常值得關注。你們可以去調查大瑤山的語言,或者把前人調查的材料找來對比,看看大瑤山的語言材料到底是跟瑤語有對應關系、還是跟壯語有對應關系、還是跟侗語有對應關系。雖然我一直隱隱感覺大瑤山的語言是侗語,一直很想把這個問題搞清楚,但限于時間和精力,沒有深入研究,只能靠你們來繼續推進了。

  龍國貽:您的問題非常重要,能否詳細說說。

  毛宗武:為什么叫大瑤山?原來在那個地方住的都是瑤族,所以叫大瑤山,但是后來發生了爭斗,以瑤族離開、侗族進駐定居告終。現在大瑤山里面幾乎沒有什么勉瑤人了,即使有也只是少數人,而且現在這些大瑤山的瑤族也不是過去在大瑤山的那支瑤族。但這個地名沒有改變,仍然被人們稱作大瑤山,這些侗族人后來就被劃做瑤族了。其中原委,究竟何在?要回答則這個問題不僅需要做語言的共時描寫和研究,還要研究語言的歷史;不僅需要從語言本身出發來研究,還要結合瑤族的歷史來展開研究。通過查詢古書和相關典籍,爬梳有關的歷史沿革,與語言研究之間形成佐證和支撐。可以從瑤族歷史的書入手,找一些有意義的材料,凡是發現與大瑤山有關的就整理出來,看看瑤族什么時候在那里、什么時候走了,侗族什么時候進入的,等等。剛剛講的是我的個人看法,但沒有根據。具體情況怎樣,要從歷史中尋找依據,憑借歷史加以判斷,不能輕易下結論。可以先看看瑤族的歷史有沒有這方面的信息,再查查地方志,把網撒大一些,也許能撈到什么有用的東西。如果能解決這個問題,必定是一個創見。在我國學術界,過去關于大瑤山的語言系屬,沒有人提出疑問,如果你們能夠結合歷史加以解決,那不僅是提出了一個新問題,更是解決了一個大問題。遺憾的是,我年事已高,無法親力親為,今天提出來,希望你們能夠解決。

  龍國貽:民族語言的研究,不僅要從語言自身尋找答案,還需要結合民族歷史等相關領域的成果,綜合來考量,對嗎?

  毛宗武:是的。要解答這個問題并不簡單,因為要涉及到瑤語的流變和沿革,涉及到大瑤山的歷史傳承,必然需要將語言研究和歷史研究掛起鉤來。瑤族的語言非常復雜。過去參加五十年代大調查,我所在的調查組是瑤語組,我們發現并且證明瑤語(勉語)和瑤族的語言是兩個概念,瑤族所說的語言,不見得都是瑤語,瑤族的語言跟苗族關系也很密切,比如跟我一起研究瑤語的蒙朝吉,他的民族成分是瑤族,但他承認自己其實是苗族,說的是苗語支語言。還有后來的李云兵也是苗族,現在也在關注瑤族的歷史。當年調查的大瑤山的語言材料,雖然不是我親自調查的,但當時所有瑤語組的調查材料統一都交到我這里,我退休后全部移交給了李云兵,你們可以找他要當時的調查材料看看。民族語言研究,材料非常重要,我利用當時我們50年代調查以及后來自己調查所得的材料,寫了幾本書,你們都看了嗎?

  龍國貽:當然。您的書,我們都仔細研讀了。

  毛宗武:做民族語言研究,離開材料就是無米之炊。當年調查的材料非常珍貴,你們應該找來仔細研究。我運用當時的調查材料,雖然寫了幾本書,但里面還有很多內容有待深入,有些還沒有來得及做細致的比較,你們應該把當時調查的材料利用起來,繼續好好研究。

  龍國貽:最近我承擔社科院民族所一項工作,需要還原上個世紀五十年代民族語言大調查的情況,形成有關研究報告,并配套拍攝一部紀錄片。請問您在當年的大調查中跑了哪些點、做了哪些材料,大調查中印象最深的事件有哪些,產生了哪些深刻的人生經歷和學術感悟?這些問題我們都很感興趣,很想跟您分享那些珍貴的回憶。

  毛宗武:這個事情過去60多年了,很多細節不記得了,只能給你們說個大概。我是1956年參加中國科學院少數民族語言調查工作隊,到下面足足搞了3年調查,廣西、廣東、湖南、云南、貴州等省都跑到了。當時調查的點比較多,重要的都形成了材料,都寫到書里面了。所以想要知道當年搞調查的具體情況,可以把我的書拿出來看一看,重要的調查點、重要的材料、重要的想法,都在其中了。五十年代調查是分工作隊的,我們在第二工作隊,專門負責調查苗瑤語,隊長是馬學良,副隊長是王輔世,隊部設在貴陽。工作隊下面又設了瑤語分隊,分隊隊長是嚴學窘,副隊長是羅季光。分隊下面又分三個組,我所在的瑤語組是第三組,我是組長,由我來分派任務。只要聽老百姓說有瑤族的地方,我們就安排人跑去調查,那段生活有點像“激情燃燒的歲月”,非常飽滿,非常充實。當時的調查點分為兩種:一般調查和重點調查。很多一般調查點,調查了就形成一個報告,也就擱在那里,沒有拿來研究。拿來研究的,都是重點調查的點,后來出了專著。

作者簡介

姓名:龍國貽 毛宗武 工作單位:中國社會科學院民族學與人類學研究所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賽音)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戶昵稱:  (您填寫的昵稱將出現在評論列表中)  匿名
 驗證碼 
所有評論僅代表網友意見
最新發表的評論0條,總共0 查看全部評論

回到頻道首頁
QQ圖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內文頁廣告3(手機版).jpg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黑龙江p62昨天开奖结果查询 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