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民族學
特日樂:蒙古族傳統“安代”儀式的指號分析
2019年06月18日 09:01 來源:《云南民族大學學報》(哲學社會科學版)2019年第3期 作者:特日樂 字號
關鍵詞:安代;儀式;皮爾士;指號學;指號

內容摘要:

關鍵詞:安代;儀式;皮爾士;指號學;指號

作者簡介:

  【摘要】儀式是特定人群世界觀、價值觀和人生觀的具體表達形式,人們為達到某種特定而實用目的而舉行。透過作為表象的儀式,有助于闡釋特定文化的意義和本質。蒙古族傳統“安代”儀式歷史悠久,驅魔治病,整個儀式充滿了指號意蘊。借助于皮爾士的指號理論,從象似、標指、象征三個維度分析儀式文本,蒙古族傳統“安代”儀式隱喻性敘事中的文化動力躍然紙上。

  【關鍵詞】安代;儀式;皮爾士;指號學;指號

  【作者簡介】特日樂,復旦大學社會發展與公共政策學院,博士研究生。

  一、前言

  莫尼卡·威爾遜認為儀式是理解人類學社會基本構成所在,能夠在最深的層次揭示價值之所在。人們在儀式中所表達出來的,是他們最為之感動的東西,而正因為表達是囿于傳統和形式的,所以儀式所揭示的實際上是一個群體的價值。維克多·特納強調儀式是指號的聚合體(aggregation of symbols),他特別關注儀式過程中的各種指號,認為指號既是儀式中保留著儀式行為獨特屬性的最小單元,也是儀式語境中具有獨特結構的基本單元。指號的意義與指號形式之間呈現出一個巨大的理解和解釋空間,我們可以從儀式指號的隱喻性敘事中發現其文化動力。

  本文通過皮爾士指號學路徑,從象似、標指、象征三個維度,闡釋和解讀蒙古族傳統安代儀式中關鍵指號的多層內涵,從而揭示傳統安代儀式復雜的指號體系及其背后的深層結構。19世紀末20世紀初,指號學的理論被瑞士語言學家費爾迪南·德·索緒爾(Ferdinand de Saussure)和美國哲學家查爾斯·桑德斯·皮爾士(Charles Sanders Peirce)作為一門獨立的學科所充分發展。不同于索緒爾符號理論觀點,皮爾士將生活的經驗和對象納入意指過程,強調了指號的社會屬性,將指號的表征、傳播和意涵融于一體,為我們研究社會、歷史和文化現象提供了切實可行的理解框架。20世紀80年代后,理查德·帕蒙提厄(Richard Parmentier),羅伊·A·拉帕波特(Roy A.Rappaport)、韋伯·基恩(Webb Keane)等人類學家先后在儀式領域涉獵皮爾士指號學理論。國內儀式研究的指號學探索,目前較為鮮見。本文尚可稱為指號學視角研究儀式的一次粗淺嘗試,力圖為該領域的研究提供富有價值的參考和借鑒。

  二、蒙古族傳統安代儀式過程

  安代流傳于內蒙古通遼市及遼寧省阜新蒙古族自治縣等地。安代儀式一般定于閑暇季節,短則七天,長則二十一天,最長四十天有之。主要為患“安代病”的婦女所舉行的驅邪治病儀式。安代儀式的病患:一是由于舊時包辦婚姻,無法與相愛的人結婚所患相思病,出現胡言亂語、精神錯亂者。二是因不孕,影響家庭和睦及子嗣延續而出現沉默寡言、臥床不起、日益消瘦者。三是由于額勒(鳶)附體,出現搖頭晃腦、興奮狂躁者。整場儀式有1位“博”、2-4位歌者(安代沁)、1位病人及其他參與者。最為重要的角色為博,他負責儀式流程、人員分配,勸慰病人,制作“烏熱查干格爾”及面人,保證整場儀式的順利進行。以下是安代儀式的大致程式:

  (一)籌備:博根據病人及家人所描述癥狀,初步診斷病情,并與家屬商定儀式日期、地點、規模及歌者等具體細節。場地一般為十余丈村莊平坦一隅。翻開場地表層土,用馬糞與草芥鋪墊約半尺,再用濕土夯實,以儀式參與者舞蹈步伐更富彈性,頓踏間作出聲響。

  (二)設壇:在場地中央立一根長桿,蒙古語稱“奈吉木”,意為金柱子。病人在家人協助下,洗凈頭發并將之披散,遮擋面部,被領至場地中央的“奈吉木”旁。病人雙手持香跪拜“奈吉木”,后坐在長凳上侯之。聞訊而至的村民以“奈吉木”為軸心,肩并肩自覺圍成一大圓圈,靜待儀式開始。

  (三)贊鞭:博著法服,手持鈴鞭,道奇腰別彎刀或單面鼓隆重登場。先高歌一曲《合珠來》贊歌,大意為博的神鞭威力兇猛,贊其恐嚇鬼魂之效用。唱畢,宣布儀式開始。

  (四)開解:博和道奇為了開解病人,用一至兩晚,以歌舞形式,探詢病因。唱詞詼諧,旋律柔和,使病人產生強烈共鳴,逐漸使其打開心扉,隨博和道奇加入眾人揮動手帕,頓足起舞。

  (五)贊茶:病人歌舞至大汗淋漓,被攙扶至“奈吉木”旁的椅子歇腳飲茶,眾人齊唱《贊茶歌》。

  (六)奪安代:稍事休息后,儀式迎來高潮。有時一個場地容不下,便另組一圈。繞場而轉的病人,依據歌舞的熱烈程度選擇圈組。兩個圈組爭相吸引病人,形成“奪安代”的景況。

  (七)送安代:儀式結束前,博用柳條或秸稈做成蒙古包狀模型,蒙古語稱“烏熱查干格爾”。用五色絲絨網住,并貼上五色額勒剪紙。安代儀式結束當晚,將“烏熱查干格爾”搬至安代場地。待安代收場,據當日占卜所預測的不吉方向燒掉之。同時在三叉路口挖一三角坑,將五谷雜糧、“博”所寫的符、病人的替身“小面人”一并放入其中。遂喚病人跪在一旁磕頭,博念叨:“磕頭吧,磕頭吧,從此你就脫災了!”爾后,病人“閉關”三七二十一天。博最后告知病人的家屬,鬼魂、災厄均已消失,病人痊愈。至此,整個儀式即告結束。

作者簡介

姓名:特日樂 工作單位:復旦大學社會發展與公共政策學院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賽音)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戶昵稱:  (您填寫的昵稱將出現在評論列表中)  匿名
 驗證碼 
所有評論僅代表網友意見
最新發表的評論0條,總共0 查看全部評論

回到頻道首頁
QQ圖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內文頁廣告3(手機版).jpg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黑龙江p62昨天开奖结果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