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專版
美國挑起對華經貿摩擦損害兩國和全球利益 ——中國社會科學院“中美經貿摩擦問題與出路”國家高端智庫論壇發言摘要
2019年06月10日 10:30 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中國社會科學報 作者: 字號

內容摘要:

關鍵詞:

作者簡介:

  6月5日,由中國社會科學院主辦的國家高端智庫論壇“中美經貿摩擦問題與出路”研討會在京召開。中國社會科學院院長、學部主席團主席謝伏瞻主持會議,中國社會科學院副院長、學部委員、研究員蔡昉等11位專家學者出席論壇并發表主旨演講。來自中國社會科學院、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商務部等單位的有關專家學者及國內主流媒體代表150余人參加會議。

  經濟全球化是不可阻擋的歷史潮流

  中國社會科學院副院長、學部委員、研究員 蔡昉

  美國對中國及其他主要貿易伙伴大打貿易戰,不僅是一種針對他國的霸凌行為,而且極大地危害著全球經貿秩序,造成巨大的負外部性,阻擋甚至逆轉經濟全球化。然而,無論是當今世界經濟格局和大趨勢,還是作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第一大工業國、第一大貨物貿易國以及第一大外匯儲備國的中國因素,都注定了經濟全球化是不可阻擋的歷史潮流。美國是經濟全球化的重要參與者和獲益者,所以,這種單邊主義、保護主義、國際關系中的霸凌行為不可能使美國“再次偉大”。

  一、世界經濟格局多元化和發展中國家因素。

  當前這一輪經濟全球化是廣大發展中國家廣泛參與的全球化,以往從未有過。

  首先,國際貿易不再是東西之間、南北之間割裂下的發達國家內部貿易,而是不同發展水平國家之間依據比較優勢進行的貿易。例如,高收入國家以中低收入國家為對象的出口比重,從1990年的12.9%提高到2017年的29.1%,進口則從14.8%提高到34.2%。

  其次,經濟趨同現象第一次發生。1990—2017年,低收入國家、中等偏下收入國家和中等偏上收入國家的實際增長速度都顯著高于高收入國家,中低收入國家占世界經濟總量的比重,從22.0%提高到35.3%。中國在中低收入國家GDP總量的占比,則從9.9%提高到36.0%。

  美國和其他高收入國家也從全球化獲益。資本密集型產品出口和對發展中國家的投資,使資本所有者賺得盆滿缽滿,但由于美國國內的經濟政策和社會政策,低收入者和中產階級未能充分分享全球化的收益。

  美國將國內問題嫁禍于中國和其他貿易伙伴,是民粹主義、民族主義、保護主義,對其他國家和美國人民,有百害而無一利。

  二、中國作為世界經濟發動機和穩定器。

  改革開放以來,特別是1990年進入前十位經濟體以后,中國以其巨幅及穩定的經濟增量,對世界經濟作出顯著的貢獻。1990年以后中國經濟對世界經濟的增量貢獻超過了10%,而2008年世界金融危機以來這一貢獻更是始終保持在30%左右。1990—2017年,如果沒有中國經濟及其增長,世界經濟會損失0.43個百分點,即增長率會降低15.4%;2007—2017年,損失則會高達0.61個百分點,降低幅度可達25.6%。

  美國同樣高度依賴世界經濟。其制造貿易爭端并不斷升級,試圖打擊中國經濟,阻撓中國的發展,必然會極大損害世界經濟增長。同時,美國對世界經濟造成的巨大負外部性,在傷害其他國家之后,終究會形成反向的影響,必然使美國經濟反受其害。

  三、擴大改革開放:做好自己的事就是貢獻全球。

  實際上,對于貿易戰的升級,中國并非沒有準備。習近平總書記一再強調,我們必須始終保持高度警惕,既要高度警惕“黑天鵝”事件,也要防范“灰犀牛”事件;既要有防范風險的先手,也要有應對和化解風險挑戰的高招;既要打好防范和抵御風險的有準備之戰,也要打好化險為夷、轉危為機的戰略主動戰。

  美國一意孤行升級貿易爭端,充其量就是“黑天鵝”和“灰犀牛”兩種事件的組合,都在中國防范化解重大風險的預判之中。所以,事態發展絕不會干擾中國的戰略部署和實現“兩個一百年”奮斗目標的日程。

  放棄反制、坐以待斃并非面對對方挑起貿易戰的通常做法,更不應當是中國作為發展中大國之所為。中國在維護全球規則和秩序、穩定世界經濟方面的作為,都要靠堅持和擴大改革開放。從過去40年的經歷,中國懂得,改革和開放都會帶來真金白銀甚至立竿見影的紅利,即有助于提高潛在增長率。外部壓力只會增強我們進一步改革開放的緊迫感。

  總的結論是:第一,美國破壞全球貿易秩序、傷害世界經濟增長,乃至阻擋經濟全球化不得人心。第二,美國不斷升級貿易爭端,會給世界經濟帶來破壞作用,不僅造成中美雙方損失,也直接傷害其他發達國家、新興經濟體和廣大發展中國家。第三,這種行徑必然激起各國的反對,維護國際經貿秩序、制定國際經貿規則,發展中國家因素必將發揮重要作用。第四,中國不想戰、不戀戰、不怕戰,以戰反戰是合理的做法。同時,做好自己的事情,推進改革,用改革紅利穩定增長,用社會政策穩定民生,進一步對外開放,維護經濟全球化。

  “美國吃虧論”:換了“馬甲”的江湖敘事

  中國社會科學院原副院長、學部委員、研究員 李揚

  早在兩年前的美國大選期間,美國就有人就中美之間巨額貿易逆差發難,以“美國吃虧論”為號召,聲稱美國每年都要“輸給中國5000億美元”,“美國損失了數百萬制造業崗位”,等等。就本質而論,“美國吃虧論”不過是十余年前美國次貸危機爆發之時風靡一時的“全球經濟失衡”概念的又一版本而已。當然,較之“全球經濟失衡”概念,“美國吃虧論”少了幾分書卷氣,多了幾分商業江湖的野性。

  將美國出現貿易赤字視為美國“吃虧”,本身就是彌天大謊。

  首先,國際經濟學告訴我們:一國出現貿易逆差,意味著該國國民超出本國的生產能力,享受了更多的物質財富;由于享受了質量高、價格便宜的產品和勞務,該國國民的福利得到顯著增進。

  其次,貿易赤字偶一為之,固然可以增進國民福祉,但若長期化,則對經濟發展不利,因為該國最終必須實實在在地拿出本國的真金白銀去平衡它。然而,此處所說的負作用,對美國并不適用,因為,美國用以交換別國財富的,只是其中央銀行的紙質憑證,甚至用美國經濟學家L.蘭德爾·雷的說法,只是“在計算機上多敲了幾下鍵盤”,充其量,只是在賬本上增加了美國對這些國家的債務。

  再次,債務如果積累,對一國長期發展不利,因為債務國最終仍須拿出真金白銀予以歸還,而且還要帶上孳息,這些都是對本國財富的扣除。然而,這一弊端不適用于美國,因為美國仍然可以用其央行的鈔票或在其央行的計算機上多敲幾下,去平衡其高達天文數字的對外債務。

  以上種種,恰如美國經濟學家L.蘭德爾·雷在當下風靡美國的《現代貨幣理論》中指出的:“整個世界被美國耍了兩次:一次是美國用美元過度進口,另一次是美國用美元支付債務利息。”“美國向外國人支付的利息率和利潤率極低,卻因為持有國外投資的債權獲得高額的利息和利潤。”

  顯然,要揭示“美國吃虧論”之謬,我們不僅要列舉美國從長期貿易逆差中在實物層面獲得的巨大好處,還要分析其貨幣金融體系對其實物層面的國民經濟運行給予的支持,更要條分縷析揭示該國利用其全球唯一超級大國的特殊地位,將其實體經濟和貨幣金融體系彼此關聯、相互支撐,并據以形成由其主導的全球經濟金融治理體系,從中獲得獨一無二的超額利益。

  觀察20世紀60年代以來的全球經濟發展脈絡,我們便能清晰地看到:美國作為唯一的超級大國,始終居于全球失衡的逆差一方;在失衡的順差一方,不斷變化的角色包括德國和日本,自70年代以后,先是亞洲“四小龍”,繼而是亞洲“四小虎”,然后才是中國和石油輸出國,漸次加入了該行列。因此,如果說全球失衡是“美國吃虧”的根源,那么,最重要的根源就在美國那里。“美國吃虧論”,是一個無知且隔斷歷史的判斷。

  我們已經看到,美國出現貿易逆差并導致全球經濟失衡,是全球經濟運行的常態,而且調整失衡的過程也一直在進行。在紛繁復雜的調整機制中,改變匯率制度及調整匯率水平,始終居于核心地位。其作用如此之重要,以至于有學者以“武器”命名。尤其值得關注的是,匯率作為“中心國家”對付他國之武器的事實,常常被一些裝扮為公理的精致理論包裹著。這些理論演進的完整邏輯鏈條是:全球失衡引發經濟沖突,經濟沖突需要政策協調,協調過程受制于美元霸權,匯率是實現美元霸權的關鍵武器。因此,在中美貿易戰持續升溫的背景下,我們必須做好充分準備,防止貿易戰演變成為以匯率戰為中心的金融戰。

  在未來相當長一段時期內,美國將繼續使用匯率武器來實現“美國優先”,這將迫使歐洲、日本和中國起而迎戰,錘煉自身的“貨幣國策”。既然中美摩擦已經長期化、經常化,為安全計,我們必須盡快形成自己的“貨幣國策”。一方面,弱化可能到來的外部貨幣金融沖擊;另一方面,管理好國內的金融風險,進而穩定國內經濟。這顯然對國內金融改革提出了更高也更為緊迫的要求。

作者簡介

姓名: 工作單位: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張彥)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戶昵稱:  (您填寫的昵稱將出現在評論列表中)  匿名
 驗證碼 
所有評論僅代表網友意見
最新發表的評論0條,總共0 查看全部評論

回到頻道首頁
QQ圖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內文頁廣告3(手機版).jpg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黑龙江p62昨天开奖结果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