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文萃
【文萃】李桂奎:中國傳統詩論中的“情”“事”互濟觀念
2019年06月28日 15:50 來源:《文藝理論研究》2018年第6期 作者:李桂奎 字號
關鍵詞:傳統詩論;緣情;緣事

內容摘要:“詩”因何而生?答案不外乎班固所謂的“緣事”與陸機所謂的“緣情”兩種說法。多年來,人們對“言志”“緣情”等詩學觀念的理解過于狹隘,“緣事”詩學觀念遭到遮蔽。當下,在詩歌敘事研究越來越受到重視的學術背景下,中國詩論中的“感物吟志”“感事遣懷”“述事寄情”“情事合一”等“情”“事”互濟觀念自成體系,期待予以現代重構。

關鍵詞:傳統詩論;緣情;緣事

作者簡介:

  “詩”因何而生?答案不外乎班固所謂的“緣事”與陸機所謂的“緣情”兩種說法。多年來,人們對“言志”“緣情”等詩學觀念的理解過于狹隘,“緣事”詩學觀念遭到遮蔽。當下,在詩歌敘事研究越來越受到重視的學術背景下,中國詩論中的“感物吟志”“感事遣懷”“述事寄情”“情事合一”等“情”“事”互濟觀念自成體系,期待予以現代重構。

  一、感事而生情:傳統詩歌文本生發觀念

  從詩論傳統看,中國人在突出“言志”“緣情”的同時,也曾不同程度地意識到“感物以抒情”“感事而生情”等問題,從而形成一套關于詩歌生發以及開啟詩歌創構的原理。

  在古代許多用場中,“物”常常是“事”的同義字,如陸機《文賦》曰:“雖茲物之在我,非余力之所戮。”《文選》李善注:“物,事也”。如果把“物”視為包括“事”在內的廣義的事物,那么南朝梁代劉勰的《文心雕龍》所謂的“感物吟志”其實就大體相當于“感事而生情”,足以揭示詩歌生成的普遍規律。

  在“感事以生情”的詩歌生發機制中,樂府詩歌,無論是古樂府,還是新樂府,表現得最為突出。在西漢《韓詩外傳》所謂“饑者歌食,勞者歌事”的基礎上,東漢何休《春秋公羊傳解詁》宣公十六年明確講:“男女有所怨恨,相從而歌,饑者歌其食,勞者歌其事”。而班固的《漢書·藝文志》也認為,樂府詩“皆感于哀樂,緣事而發”。唐代新樂府的敘事境界又有所開拓。杜甫開始“即事名篇,無復依傍”地創作了《悲陳陶》《哀江頭》《兵車行》《麗人行》等詩。到白居易手里,這種不再依傍前人樂府舊題而自創新題寫時事的寫法被發揚光大,詩歌的敘事功能被大大激活、發揮。《與元九書》提出:“文章合為時而著,歌詩合為事而作”。由此可見,樂府詩的敘事性之強是述事寄情相伴而生的必然,無需多言。這些詩論觀念既是對以往詩歌敘事經驗的總結,又對后世詩歌敘事傳統的形成產生了深遠影響。

  關于詩歌生發,盡管也會有“以我之情,述今之事”,先“情”而后“事”的情況,但通例卻是“感事”在先,“生情”成詩在后。說到底,在中國詩歌創構之初,無論是睹物思人,還是見景生情,其實都屬于“感事而生情”,從而成為啟動文本創構的理論概括。在中國傳統詩論中,基于人們反復傳達的物、景、事、情貫通觀念,“感事以生情”詩歌生發機制自成體系。

  二、“述事以寄情”:傳統詩歌文本生成觀念

  “感事而生情”,尚不等于敘事抒情本身,“述事以寄情”才真正是文本構建的具體行為。梳理“述事以寄情”詩論的來龍去脈,當追溯到被朱自清先生《詩言志辨序》奉為“中國詩論的開山綱領”的“詩言志”說。

  至漢代,人們將“詩言志”與“感事為詩”聯系起來,如緯書《春秋說·題辭》曾宣稱詩歌為事而作,因心動而感發:“在事為詩,未發為謀,恬澹為心,思慮為志,詩之為言志也”,表明詩歌創作大多會經過由“事”而“謀”,再內化為“心”“志”的過程。基于此,后世“述事以寄情”等說法,既概括出敘事與抒情之于文本建構的功能,也傳達了二者之間的關系。

  在中國詩論中,把敘事與抒情關系講得較為清楚者當數宋代的魏泰,他的《臨漢隱居詩話》提出了著名的“述事以寄情”“緣事以審情”創作原則:

  詩者,述事以寄情。事貴詳,情貴隱。及乎感會于心,則情見于詞,此所以入人深也。如將盛氣直述,更無馀味,則感人也淺,烏能使其不知手舞足蹈;又況厚人倫,美教化,動天地,感鬼神乎?“桑之落矣,其黃而隕”“瞻烏爰止,于誰之屋?”其言止于烏與桑爾,以緣事以審情,則不知涕之無從也。“采薜荔兮江中,搴芙蓉兮木末”“沅有芷兮澧有蘭,思公子兮未敢言”“我所思兮在桂林,欲往從之湘水深”之類,皆得詩人之意。至于魏、晉、南北朝樂府,雖未極淳,而亦能隱約意思,有足吟味之者。唐人亦多為樂府,若張籍、王建、元稹、白居易以此得名。其述情敘怨,委曲周詳,言盡意盡,更無馀味。及其末也,或是詼諧,便使人發笑,此曾不足以宣諷。愬之情況,欲使聞者感動而自戒乎?甚者或譎怪,或俚俗,所謂惡詩也,亦何足道哉!

  文字以《詩經》中的《衛風·氓》所言“桑之落矣,其黃而隕”、《小雅·正月》所謂“瞻烏爰止,于誰之屋”為例,強調二者表面上是在說桑、烏,實際是意在言外,借事寄情。雖然魏泰對唐人樂府的評價有失公允,但基本上道出了中國式敘事與抒情相依為命、文本意境相互生發的詩歌創作和接受傳統。魏泰還指出,為達“寄情”之目的,必須采取“述事”這一必備的手段,但由于“情貴隱”的緣故,敘事不宜直露周詳,而是要借助隱約的意象來達成。讀者接受時也要“緣事以審情”,即根據詩語所敘之意象,感知其深藏的意蘊。

  “述事以寄情”是中國詩歌本體賴以生成的一道程序,大凡感傷、感遇、懷舊、懷古、悼亡等不同題材的詩歌,幾乎無不是先感事而發,而后述事以寄情。盡管有的側重于敘事,被定性為敘事詩;有的側重于抒情,被稱為抒情詩,但抒情依托于敘事,敘事也會落腳于抒情,敘事與抒情珠聯璧合,成為中國詩歌文本創構的基本路數。

作者簡介

姓名:李桂奎 工作單位:山東大學文學院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張振)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戶昵稱:  (您填寫的昵稱將出現在評論列表中)  匿名
 驗證碼 
所有評論僅代表網友意見
最新發表的評論0條,總共0 查看全部評論

回到頻道首頁
QQ圖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內文頁廣告3(手機版).jpg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黑龙江p62昨天开奖结果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