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環球學訊
美國專家呼吁政府重視聯合國事務
2019年06月28日 09:11 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中國社會科學報 作者:王悠然 字號

內容摘要:美國智庫戰略與國際研究中心(CSIS)近日舉行研討會“美國在聯合國的利益與領導地位”,與會專家探討了聯合國的重要意義和成立以來所取得的成就聯合國是多邊主義典范戰略與國際研究中心高級副主席丹尼爾·F.潤德(Daniel F. Runde)在歡迎詞中強調,當今世界強國競爭趨于激烈

關鍵詞:

作者簡介:

  

    美國智庫戰略與國際研究中心(CSIS)近日舉行研討會“美國在聯合國的利益與領導地位”,與會專家探討了聯合國的重要意義和成立以來所取得的成就,美國在聯合國的角色、責任、目標,美國如何加強與聯合國的合作以促進全球安全和發展等問題。

  聯合國是多邊主義典范

  戰略與國際研究中心高級副主席丹尼爾·F.潤德(Daniel F. Runde)在歡迎詞中強調,當今世界強國競爭趨于激烈,但美國仍需要合作伙伴與盟友。回顧聯合國的創立背景和宗旨、總結聯合國發展的經驗與教訓,有助于各國抓住當下的機遇,攜手解決問題。

  美國雪城大學公共管理與國際事務榮譽退休教授凱瑟琳·貝爾蒂尼(Catherine Bertini)介紹到,聯合國的首要職責是維護國際和平與安全,為避免像一戰后建立的國際聯盟那樣最終走向失敗,聯合國的創始者做出了一個關鍵性的舉措:設立安全理事會并指定中、美、法、英、蘇(俄)五國擔任常任理事國。對于美國自身而言,常任理事國的特殊地位也具有重大意義,它使美國在聯合國內部和國際社會中擁有更大的話語權。近年來,一些國家提出現今安理會代表性已經不足,希望增加新的常任和非常任理事國。對于是否應擴大安理會、如何擴大等問題,各國可以討論,但在創始者看來,必須賦予在聯合國創立過程中貢獻突出的國家以安理會否決權,否則無法保證聯合國的長期存續。

  前美國駐聯合國大使比爾·理查森(Bill Richardson)是聯合國的大力支持者,他表示,自己出任美國駐聯合國大使的工作經歷雖然短暫但十分寶貴。就美國的外交政策目標而言,無論是防止核擴散、打擊恐怖主義,還是防治傳染病、減緩氣候變化,都需要國際社會的支持,這是多邊主義的意義和價值,而聯合國正是多邊主義的典范。當前,美國內部的政治分歧有加重趨勢,致使其在聯合國相關事務上意見不一。

  不過,理查森在參加政治競選、擔任美國政府要職的經歷中發現,所謂“美國人不喜歡聯合國”的說法并不準確,有很多美國民眾對聯合國持積極看法,媒體應宣傳這種正面態度。社交媒體為公眾了解聯合國的使命、議程、工作成果乃至參與聯合國活動,提供了便捷高效的平臺。除了和平與安全外,消除饑餓、減貧、改善公共衛生、教育普及、賦權弱勢群體、減災和生態系統保護、人道主義援助等一系列議題都應得到關注。

  貝爾蒂尼對本報記者說,考慮到當前世界局勢不穩定因素增多,國家和區域之間競爭性上升,聯合國今后可能面臨更大挑戰,也需要更多支持,國際社會特別是大國要加大對聯合國事業的協助和參與力度。雖然近期中美貿易摩擦加劇,但兩國不應停止在聯合國事務和國際發展領域的溝通與協作,而應進一步努力延續和拓展合作,推動全球可持續發展。

  美“欠費”加劇聯合國財政危機

  貝爾蒂尼表示,聯合國的各項費用需要各國共同分擔,但美國在這一點上的表現令人擔憂。按現行規則計算,美國應分攤聯合國經常性預算的22%、維和行動預算的28%,但2018年美國常駐聯合國代表尼基·黑利(Nikki Haley)在安理會維和會議上宣布,美國將不再負擔超過25%的維和經費。而且,美國此前已連續多年拖欠聯合國會費。雖然拖欠會費的國家不止美國,但美國在其中占比最高,尤其是近20億美元的維和預算缺口中,超過30%源于美國欠費。

  其實,美國拖欠聯合國會費已不是“新鮮事”。早在里根政府時期,美國行政管理和預算局(OMB)負責人就提出,給美國“省錢”的方法之一是不向聯合國繳費。聯合國財年從每年1月1日開始,美國政府財年從每年10月1日開始,于是美國常拖到10月才支付自己在當年聯合國經常性預算中應繳的份額。也就是說,一個應承擔經常性預算總額20%以上的“大戶”到了一年的最后一個季度才繳費,這意味著前三個季度聯合國經費存在明顯缺口。同時,美國此舉給其他成員國樹立了不良典型,一些國家提出“我們也可以在本國政府財年開始后再繳納聯合國會費”。在雙重“打擊”下,聯合國資金緊張也就不足為奇了。今年6月初,聯合國秘書長古特雷斯對各國外交官說,由于聯合國資金日漸捉襟見肘,2017年就任之初他曾考慮將位于美國紐約曼哈頓的官邸出售,這所住宅估價數千萬美元,但因產權歸美國政府所有,聯合國無權將其出售。“秘書長打算出售官邸來補貼經費,這已帶有‘瘋狂’的意味,可見聯合國的財政困難之大。”貝爾蒂尼感慨。

  理查森也談到,聯合國現在面臨的挑戰不僅有制度改革,還有“財政危機”。除美國外,還有數十個成員國拖欠會費,嚴重傷害了聯合國的財務生存能力。部分成員國“欠費”“逃費”,一方面是因為它們感到聯合國運行效率低下、成本過高,另一方面與預算分攤機制強制性不足有關。另外,聯合國是發展中國家發出聲音、獲取幫助、跟上世界進步步伐的重要平臺和渠道,從資金和其他方面支持聯合國,也是縮小全球發展差距、實現共同繁榮所需的,這一點在美國政治中常被忽略。潤德說,真正的“大國”“強國”不會“賴賬”,美國如果不及時、足額繳納聯合國會費,就很難在聯合國發揮引領作用,更不可能擁有“道德權威”。

  美國對聯合國認可度不足

  在潤德看來,雖然民調顯示多數美國人對聯合國持贊同態度,但美國政界對聯合國的作用和影響力理解不充分,對美國在聯合國的角色和地位認知不全面。以聯合國可持續發展目標(SDGs)為例,該目標于2016年起正式替換千年發展目標(MDGs),但時至今日,仍有包括特朗普政府官員在內的不少美國政客對可持續發展目標一無所知。與其相比,全球范圍內許多國家政府、國際組織、大型跨國企業對可持續發展目標都非常重視。例如,世界銀行雖然不希望自己的資金用途由聯合國決定,但其貸款項目仍將千年發展目標和可持續發展目標作為討論問題、評估成效的重要框架。

  理查森說,聯合國相關事務在美國政治選舉中一向不是主要的、正面的問題,這在一定程度上導致美國低估聯合國的重要性和影響力。而從另一個角度看,聯合國陷入財政困境甚至被質疑其必要性、合理性的一個原因是,其他國家認為美國對聯合國的控制權過大。對此,理查森建議聯合國在成員國當中更平等地分配權力。

  貝爾蒂尼還談到,聯合國的結構和制度是創始者根據二戰后的全球情況精心設計的,當時的大部分決策即使在今天看來都非常合理。作為一個系統龐大的組織,聯合國的改革不可能一蹴而就,需要各成員國為改革作出長期承諾并持續投入。而實際情況是,很多國家推進聯合國改革的努力隨著本國政府換屆、駐聯合國大使更換而中斷,美國在這方面的努力就經常缺乏連貫性。另外,與會專家認為,美國政府應從整體上提高聯合國事務在美國政治中的優先級別。

作者簡介

姓名:王悠然 工作單位: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陳茜)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戶昵稱:  (您填寫的昵稱將出現在評論列表中)  匿名
 驗證碼 
所有評論僅代表網友意見
最新發表的評論0條,總共0 查看全部評論

回到頻道首頁
QQ圖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內文頁廣告3(手機版).jpg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黑龙江p62昨天开奖结果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