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國際關系學 >> 本網首發
鄭先武:建設“開放包容的亞洲”是本地區國家新的重大使命
2019年06月21日 16:48 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作者:王廣祿 字號

內容摘要:

關鍵詞:

作者簡介:

   6月15日,主題為“共同展望:為了一個安全和更加繁榮的亞信地區”的亞洲相互協作與信任措施會議第五次峰會在塔吉克斯坦首都杜尚別舉行,習近平主席在會上作了題為“攜手開創亞洲安全和發展新局面”的講話,強調要建設互敬互信、安全穩定、發展繁榮、開放包容、合作創新的亞洲。中國將堅定走和平發展道路,堅持開放共贏,堅定踐行多邊主義,同各方共同創造亞洲和世界的美好未來。圍繞此次亞信峰會和亞洲安全和發展這一主題,記者采訪了南京大學國際關系研究院教授鄭先武。

  中國社會科學網:習近平主席在亞信第五次峰會的講話中總結了亞信成立27年和亞信上海峰會5年以來各方面工作取得的進展與成就,并以“互敬互信”“安全穩定”“發展繁榮”“開放包容”“合作創新”五個關鍵詞論述了對亞洲安全發展新局面的期待,闡述了中國將在亞洲穩定發展方面堅持的原則和采取的措施。在您看來,此次亞信峰會和習近平主席的講話有哪些讓您印象深刻的亮點?

  鄭先武:讓我印象深刻的亮點是習近平主席在講話中提出的建設互敬互信、安全穩定、發展繁榮、開放包容、合作創新的亞洲的思想。國務委員兼外交部部長王毅認為,“五個亞洲”凝聚了各方對亞洲未來發展走向的廣泛共識,拓展了亞信進程的內涵和外延,引領了區域合作的理念和方向。需要特別關注的是,習近平主席提出建設“五個亞洲”時將“建設安全穩定的亞洲”作為“我們的共同目標”,其核心就是他在2014年亞信上海峰會上首倡的“亞洲安全觀”。

  習近平主席強調,踐行共同、綜合、合作、可持續的亞洲安全觀就是為了實現區域國家整體安全,并倡議要探討建立符合亞洲特點的地區安全架構,追求普遍安全和共同安全。這是新形勢下基于我國總體國家安全觀、對踐行“亞洲安全觀”的基本特性和現實目標的新的表達。亞信第五次峰會發布的《亞信第五次峰會宣言》接納這一新倡議,肯定以公認的國際法原則為基礎,開放、透明、包容、漸進的區域安全架構開展對話的重要性。習近平主席與塔吉克斯坦總統峰會期間簽署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和塔吉克斯坦共和國關于進一步深化全面戰略伙伴關系的聯合聲明》一致同意,雙方愿在現有基礎上,提升兩國合作水平,致力于逐步構建中塔安全共同體。這無疑是“亞洲安全觀”倡議提出五年多來在區域多邊和雙邊層面所取得的重大進展。

  中國社會科學網:在講話中習近平主席指出:“亞洲是當今世界最具發展活力和潛力的地區之一,同時面臨政治互信不足、經濟發展不平衡、安全和治理問題突出等共同挑戰”,“要堅持既定目標,共迎機遇、共對挑戰,攜手開創亞洲安全和發展新局面”。您認為,在全球發展的總體格局中,亞洲面臨著怎樣的良好前景,又面臨哪些挑戰?

  鄭先武:近年來,在全球權力轉移的大背景下,大國競爭日益加劇,其影響的一個重要表現是地緣政治的回歸和區域地位的突顯。地緣政治回歸既有傳統地緣政治的內涵,如領土、資源、人口、總體實力等,稱為“硬地緣政治”;亦有新的地緣政治內涵,如制度和規范擴散等軟實力,稱為“軟地緣政治”;還有軟硬地緣政治結合的跨區域和跨境區域等再地域化、跨領土化等,統稱“新地緣政治”。

  區域地位的突顯推動全球大國回歸區域、區域一體化加速及區域大國尤其是新興區域大國的崛起。全球大國回歸區域使區域成為大國競爭的核心舞臺。全球大國在區域一體化進程中扮演積極的支持者或中立的旁觀者,而不是消極的攪局者,從而助力區域一體化勃興或區域一體化漸進發展。區域大國成為本區域一體化及區域外大國介入本區域的“中樞國家”,并日益在跨區域和全球事務中扮演“區域代理人”的新角色。對亞洲而言,這是機遇也是挑戰。前者主要體現在,亞洲區域、次區域一體化將會迎來新的發展期;后者主要體現在,競爭性區域主義將成為一種常態。在這樣的區域發展格局中,如何建設一個“開放包容的亞洲”將是整個亞洲國家面臨的新的重大使命。

  中國社會科學網:習近平主席強調說,中國將堅定走和平發展道路,堅持開放共贏,堅定踐行多邊主義。您認為為了更好地推動亞洲安全發展,應該從哪些方面做出進一步的努力?

  鄭先武:我認為,當務之急是構建一個更具實效的總體的亞洲區域安全組織架構。3年前,我曾結合亞洲現有多邊機制的局限與不足及當前亞洲區域安全的實際情況,提出一種亞洲“大國協調”和“合作安全”相融合的“一軸兩翼多節點”“亞洲安全觀”制度建構路徑,并指出構建著眼于亞洲區域總體安全的“大國協調”。“一軸”是這一制度建構的“基點”、以上海合作組織等“中亞中心”和東亞峰會等“東盟中心”多邊機制為制度平臺的“兩翼”是“重心”,各種次區域和跨境區域合作機制的“多節點”是“支點”。這一新的總體性區域安全架構可以實現新的亞洲大國協調機制與已有各種合作安全機制對接,從而形成一種區域安全合作的新型混合模式,可稱之為“合作安全框架內的大國協調”或“大國協調基礎上的合作安全”。

  在當前區域發展態勢下,我建議率先構建中國、俄羅斯、印度外長會晤機制“升級版”的“中俄印三國協調”,并以亞信會議機制為基礎啟動更具議題導向的“亞洲安全合作會議”,乃至組建更具正式性的“亞洲安全合作組織”。這也是對接“一帶一路”和亞投行“發展的區域主義”實踐,真正融合功能性的發展議題和政治化的安全議題,進而實現 “亞洲安全觀”下可持續安全的基礎性制度建設之路。

    記者 王廣祿

 

  

  

作者簡介

姓名:王廣祿 工作單位: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陳茜)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戶昵稱:  (您填寫的昵稱將出現在評論列表中)  匿名
 驗證碼 
所有評論僅代表網友意見
最新發表的評論0條,總共0 查看全部評論

回到頻道首頁
QQ圖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內文頁廣告3(手機版).jpg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黑龙江p62昨天开奖结果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