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各地 >> 人文西南 >> 區域特色
成都市中心發現五代時期大型高等級建筑
2019年06月27日 11:19 來源:四川日報 作者:吳曉鈴 字號

內容摘要:

關鍵詞:

作者簡介:

  記者 吳曉鈴

  幾年前,成都市體育中心的建筑工地上,先后發現了隋唐“中央公園”摩訶池以及明代蜀王府遺跡。6月26日,成都文物考古研究院宣布在明蜀王府的東北角——今成都正府街與順城大街交叉路口西南角的正府街遺址,再度發現了明代郡王——慶符王的王府建筑遺存,還發掘出一組從晚唐五代沿用到南宋時期的大型建筑基址。考古人員推測,這片建筑遺跡,可能為當時的官署或廟宇的高等級建筑。

  大型建筑可能與官署有關

  2018年7月,為配合基礎建設,成都文物考古研究院對正府街遺址進行了勘探發掘。在發掘區的中部,考古人員根據建筑磉礅和出土瓷器等線索,一步步揭露出了這片大型建筑基址的面貌。記者26日在現場看到,發掘區域內仍然保留了幾個磉礅的遺跡。遺址現場負責人唐彬介紹,磉礅是古代建筑中柱礎下端用于承重的部分。在這片建筑修筑時,工人用一層夯土一層卵石反復夯筑,打下堅實的基礎。

  晚唐時,這片建筑規模還比較小,但到了五代時期就開始大規模擴建,以建筑間的天井為分隔,形成了主體建筑面闊七開間的多進深院落格局。磉礅間隔約3米,其上有8排柱子。初步估算,這棟七開間的大型房屋基址寬度達到了20多米。在解剖磉礅中,考古人員還發現了少量瓷片。它們以晚唐五代時期的邛窯瓷器為主,如大餅足或玉璧足碗,低溫青黃釉綠彩瓷片等。唐彬說,“結合上下地層出土遺物,我們判斷大部分磉礅始建年代為五代時期。”到了宋代,這片建筑依然沿用,只是進行了小范圍增補或改建。

  面闊七開間的五代大型建筑基址,在當時屬于何種性質?考古人員表示,古代民間建筑常用三開間,廟宇、官署則常用五開間或七開間,只有特別重要的建筑才用九開間。在這里發現的七開間的建筑基址,是成都近年考古發現的規模可進前5的大型建筑,推測可能為官署或者廟宇的建筑。

  成都建城兩千多年來,城址未變。尤其唐代劍南節度使高駢修筑羅城以后到清代光緒年間,羅城幾大城門一直未改。唐彬說,根據《成都城坊古跡考》繪制的成都地圖發現,羅城幾大城門軸線交叉處,就位于正府街不遠的玉帶橋,“所以從唐代開始,正府街應該就是成都的一個中心位置。這處大型高等級建筑,可能與當時的官署或廟宇有關。”

  明郡王慶符王王府揭開面紗

  在正府街遺址的北部和南部,考古人員還發現了正南北向的兩座建筑基址,出土了大量仿木建筑構件。記者在現場看到,這些構件已經全部清理出來放在了籮筐中,其中包括龍紋瓦當、滴水,鳳紋滴水,斗拱,脊筒、龍吻等。它們全部由琉璃做成。此外,還清理出了龍、獅子、麒麟、天馬、海馬等屋脊走獸的殘件。在這些殘件中,價值最大的當屬一件脊筒,它是房屋正脊上的建筑構件,上面刻著“天東四”三個大字。

  這片明代的建筑群,考古人員認為是明代郡王慶符王的王府。

  唐彬說,在《天啟成都府圖》中,明確標注了慶符府在蜀王府的東北角,具體位置就在蜀王府北部蕭墻之外。此次考古發現的明代建筑構件中,青色琉璃瓦占比較高,當為藩王一族在琉璃廠統一制造。

  慶符王府的確切位置被考古印證,與成都市體育中心發現的明代蜀王府一起互為補充,豐富了研究明代地方藩王的實物資料。唐彬表示,大量出現的瓦當、滴水等建筑構建和建筑基址,也為復原明代郡王府的砌筑方法,對古建研究具有較大學術價值。

  有意思的是,最后一代慶符王朱宣 ,還是明末張獻忠攻陷成都時,唯一一位逃出來的蜀郡王。史料記載,張獻忠攻占成都前,末代蜀王朱至澍與諸妃嬪投井自盡,內江王、太平王等郡王隨之而亡。僅慶符王朱宣 在張獻忠占領成都前逃走,夜走邛州,直到后來被下屬暴露了王室身份。

  唐彬說,根據現場的出土文物可以看到,明代這里還是郡王府用料考究的建筑,到了清代,這片地區就已經變成普通民居。與明代宗室蜀王有關的一切,漸漸湮滅于地下。

  據介紹,由于這片遺址后期破壞嚴重,將不再保留,磉礅等遺存將整體切割異地保存。

作者簡介

姓名:吳曉鈴 工作單位: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張彥)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戶昵稱:  (您填寫的昵稱將出現在評論列表中)  匿名
 驗證碼 
所有評論僅代表網友意見
最新發表的評論0條,總共0 查看全部評論

回到頻道首頁
QQ圖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內文頁廣告3(手機版).jpg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黑龙江p62昨天开奖结果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