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讀報
于志斌:傳承父輩的閱讀精神
2019年06月25日 09:28 來源:中國新聞出版廣電報/網 作者:于志斌 字號
關鍵詞:圖書;出版;全民閱讀

內容摘要:在中華人民共和國步入第七十年的今天,幼年的閱讀記憶與刻錄在心靈的“好好學習,天天向上”密不可分。我猶記得課堂里閱讀魯迅作品的情景,好像那時很渴望在現實中找到如百草園和三味書屋一樣的地方。在我的閱讀史中,古董文化、詠海詩、花文化等專題閱讀陪伴我度過了閑暇時光,閱讀體驗融入我精神生命,并撰著出版了《寄意古董》《寫花卅年》《山思海韻》。我以出版人、書評人的便利條件自覺地為全民閱讀服務,與老友徐雁兄一拍即合,先后策劃出版了《全民閱讀參考讀本》、《全民閱讀推廣手冊》、“書香中國·全民閱讀推廣叢書”。(作者系深圳出版集團編審、中國閱讀學研究會學術委員會常務副主任).

關鍵詞:圖書;出版;全民閱讀

作者簡介:

  在中華人民共和國步入第七十年的今天,幼年的閱讀記憶與刻錄在心靈的“好好學習,天天向上”密不可分。我猶記得課堂里閱讀魯迅作品的情景,好像那時很渴望在現實中找到如百草園和三味書屋一樣的地方。

  我的閱讀習慣之養成與父親的影響有關。十一二歲時,我總是能見到父親把圖書往家里帶。父親帶回家中的圖書都是世界文學名著,多為新中國成立以后的人文版。那時候,父親得到閱讀這些圖書的機會實屬不易。父親閱讀這些圖書也還要有些膽略才行,他把圖書藏著掖著悄悄帶回家里。起初父親還不讓我們姐弟仨知曉此事,可我們總能從他的公文包中、枕頭下、抽屜和箱子里找到這些書。二姐拿到書后總會躲在廁所里,一看就是個把小時。我們通過“偷”的辦法取得了閱讀權利,但是為爭先看書發生了點矛盾。

  父親被驚動了,他在批評我們一通后竟然為我們出了個好主意。按照父親的意思,我們事先協商好接手看書的時間,和誰在什么時候接手看書。經過磨合,終于實現了父親優先看書、大家輪流看書的良好局面。父親還參與了我們對圖書不同看法的爭論。記得就在一年不到的時間里,我看了《紅字》《約翰·克利斯朵夫》《基督山伯爵》《最后一個莫希干人》《罪與罰》《紅與黑》《苔絲》《茶花女》,以及巴爾扎克的《人間喜劇》等名著。

  父親在抗日戰爭期間入伍,先后在新四軍《拂曉報》、新華社淮北分社工作;新中國成立后,他是《安徽日報》創辦初期的編委之一。可以說,我們家在近50年前以父親為核心的讀書情景,是一個中共老報人、老干部的人格和風范使然。

  曾有人問我:影響你最大的紙質圖書是哪一本?我對他說了我的閱讀故事。我說小時候看了家里的七十回本《水滸》后,與甲同學交換看他的一百二十回本《水滸全傳》,與乙同學交換看《三國演義》,與丙同學交換看《三俠五義》……逐漸把《七俠五義》《小五義》《龍圖耳錄》等都看到了。我在閱讀某書產生興趣了,就去尋找同類書閱讀。

  我在專題閱讀后用文字呈現自己的所見所聞所思所感所惑所論等,卻是起步于大學階段。我把日記本當作沉默的朋友,向之傾訴感情。我寫日記,從晚上寫到早上,從課堂里寫到宿舍里。學校關了宿舍的電源,我會打開電筒把要寫的還沒有寫完的日記繼續寫下去。我迷戀日記,勇于探索,今天若做分類,可見散文、小說、詩歌、雜文等文體。我那時暗中想當一名雜文家。我在1981年甚至還寫出以“回憶與思考”為名的一大堆文字,還各有標題。它們是我專題閱讀后的成果,展現出一定的批判精神。我的發表欲也越來越強烈,《登霧中五老峰》一文在《團結報》1982年全國游記征文活動中獲獎,報社獎勵我的兩本書和父親在看了剪報后寫給我的嘉許信件至今猶存。

  我的大學日記本至今還在,它見證了我國走進改革開放歷史新階段后有了自由、開放的閱讀環境和如饑似渴的閱讀人群。作為一名新三屆大學生,如今這些日記本彌足珍貴,它是我私人閱讀史的重要內容。可以說在思想感情和人格精神方面,沒有大學時期的閱讀也就沒有今天的我。我懷念和感恩那個時代。

  自1982年8月至今,我先后在安徽人民出版社、黃山書社、海天出版社工作。入職出版社之初我即記住了一位前輩講的話:當編輯不僅要眼高,還要手高才好。我知道前輩是針對編輯中存在眼高手低的現象而言。從我的經歷看,閱讀和相關寫作能開闊視野,增強思辨能力,提高語言表達能力。而一篇打動人心的文字可以讓名家把好作品拱手給你,可以令你呈報的選題順利通過。

  時光如電,書香悠揚。在我的閱讀史中,古董文化、詠海詩、花文化等專題閱讀陪伴我度過了閑暇時光,閱讀體驗融入我精神生命,并撰著出版了《寄意古董》《寫花卅年》《山思海韻》。我以出版人、書評人的便利條件自覺地為全民閱讀服務,與老友徐雁兄一拍即合,先后策劃出版了《全民閱讀參考讀本》、《全民閱讀推廣手冊》、“書香中國·全民閱讀推廣叢書”。我在分享和座談“如何當一名出好書的出版人”時,希望海天新人“要養成讀書的習慣。這與你們的職業有關,也與你們的品位有關。讀點書,沉靜下來,學會在讀書中冥想、快樂,找到知音。書有各種讀法,我的讀法你們不一定要學……你至少在紛擾的環境中有個精神家園,有個依歸”。我時常會想象著出版界這些年輕人在閱讀中吮吸精品良作所蘊含的思想和作為,用豐富的精神、真誠的態度、超然的心境走走、讀讀、寫寫,為出好書而努力。

  家訓家風實在重要。我近來在深圳書城看到一些出版社策劃出版了一系列家訓家風讀物,此舉當行。在我看來,一位好父親就是活潑潑的立體書,是靈動有趣的家訓家風。我之所以持續地專題閱讀和業余寫作,并連續從事圖書編輯工作至今,與我那愛買書、會讀書、好藏書、能寫書的父親大有關系。父親是書,誠不虛言。我們會把父輩這種閱讀精神傳遞給孩子們。

  城市風尚亦十分重要。深圳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偉大奇跡,我有幸成為這座城市的市民,參與這座城市的文化建設。我居深20年所沉淀的閱讀記憶,與深圳漸行漸濃的閱讀風尚密不可分。城市也是一部大書。把我們國家每一座城市建設成為具有濃郁的閱讀風尚之自由空間,深圳的一些經驗可以借鑒。讓閱讀記憶成為人們的一種美好和幸福的事情——我以為全民閱讀的終極目標如此。任重而道遠,城市應疾行。

  江山如畫,歲月不老,共和國春華秋實70年。當下在中華大地上,讀書月、讀書周、閱讀日、讀書會的活動如同不知疲倦不舍晝夜的鬧鐘鈴聲,提醒人們閱讀。共和國是一部巨作,人民的安養和斯文是其中的靈魂。出版人在書寫這部巨作中的作用大焉。我作為出版業的一匹老馬,不用揚鞭自奮蹄,秉承父輩的閱讀精神,殫精竭慮出版好書,閱讀推廣精品良作,融入這部巨作之中。

 

  (作者系深圳出版集團編審、中國閱讀學研究會學術委員會常務副主任)

作者簡介

姓名:于志斌 工作單位:深圳出版集團

職務:編審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王禧玉)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戶昵稱:  (您填寫的昵稱將出現在評論列表中)  匿名
 驗證碼 
所有評論僅代表網友意見
最新發表的評論0條,總共0 查看全部評論

回到頻道首頁
QQ圖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內文頁廣告3(手機版).jpg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黑龙江p62昨天开奖结果查询 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