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地區版塊 >> 浙江
推進長三角區域社會組織合作
2019年06月25日 17:24 來源:《浙江日報》2019年6月24日8版 作者:宗傳宏 字號
關鍵詞:長三角區域一體化;社會組織;合作

內容摘要:長三角區域一體化發展上升為國家戰略,《長江三角洲區域一體化發展規劃綱要》也即將出臺,示范區建設、自貿區擴區、G60科創走廊建設等一系列項目逐步推進,長三角地區未來各城市分工合作的趨勢日益明顯。一、長三角區域社會組織發展現狀社會組織廣義上指政府、企業之外的各類民間性組織,主要包括協會、學會、研究會、商會、促進會、聯合會、基金會以及部分中介組織和社區活動團隊等具有民間性、自愿性、自治性、非營利性、公益性特征的社會團體。長三角區域一體化發展上升為國家戰略,一體化的領域更加廣泛,對一體化的質量要求更高,未來長三角區域必將形成政府、市場、社會“三足共生”的穩定的一體化體系。

關鍵詞:長三角區域一體化;社會組織;合作

作者簡介:

  長三角區域一體化發展上升為國家戰略,《長江三角洲區域一體化發展規劃綱要》也即將出臺,示范區建設、自貿區擴區、G60科創走廊建設等一系列項目逐步推進,長三角地區未來各城市分工合作的趨勢日益明顯。但由于各地經濟社會發展實際不同,諸多地方政策之間仍有不銜接的情況,市場之間存在一定的差異。要盡快解決這些問題,必須發揮社會組織在“看得見的手”和“看不見的手”之間的“潤滑劑”作用。

  一、長三角區域社會組織發展現狀

  社會組織廣義上指政府、企業之外的各類民間性組織,主要包括協會、學會、研究會、商會、促進會、聯合會、基金會以及部分中介組織和社區活動團隊等具有民間性、自愿性、自治性、非營利性、公益性特征的社會團體。世界城市群發展的經驗表明,發揮社會組織“潤滑劑”的作用,解決政府職能和市場范圍之外的一系列問題,是區域高質量一體化發展的重要表現。

  目前,長三角區域的社會組織呈現出高速發展的態勢,部分地級市社會組織每年增長數甚至超過千家。2016年,長三角社會組織數量占全國的24.4%,當年新登記數占全國的25.5%,志愿者服務人次占全國的41.8%。同時,長三角各地不斷拓展社會組織參與經濟社會發展的廣度和深度。比如,2017年,蘇州工業園區引進的機構中,70%的機構為平臺型服務機構,其中大部分機構的性質為社會組織。又如,長三角部分城市民辦機構在社區“嵌入式養老”中的參與力度很大,公辦民營模式解決了很多社會問題,如何將社會組織與養老產業更好結合成為熱點話題。

  長三角區域一體化發展上升為國家戰略,一體化的領域更加廣泛,對一體化的質量要求更高,未來長三角區域必將形成政府、市場、社會“三足共生”的穩定的一體化體系。社會組織作為社會領域一體化的重要組成部分,將為政府、市場方面提供強有力的支撐。對此,長三角社會組織一體化發展也將是必然趨勢。目前,長三角已經開始相關領域的合作,出現了一些社會組織聯盟,如上海長三角社會組織發展中心。政府也采取多種方式推進社會組織合作,例如,2013年長三角經濟協調會下設了6個專業委員會,大力加強社會力量共同參與力度;2018年4月12日,在浙江衢州第18次長三角市長聯席會議上,專業委員會和合作聯盟分別增加到10個和9個,社會組織參與力度更加增強。

  二、存在的問題和不足

  一是社會組織自身水平較低,對一體化發展帶來較大影響。一些脫胎于傳統體制的社會組織,大多沿用行政模式來管理,思想意識、組織能力和創新能力普遍不足。另外,社會組織經費來源困難、運營能力不足的現象普遍存在,很多團體甚至無法正常開展必要的學術交流和組織活動。

  二是對社會組織合作的重視程度不夠。長期以來,長三角各城市的注意力聚焦在經濟一體化上,對社會一體化的重視程度不夠,對社會組織合作更加不重視。社會組織參與經濟發展的程度不夠,對社會領域的研究也不足。例如,長三角除了上海、杭州、南京、合肥幾個中心和副中心城市外,地級市的高校很少,蘇州、無錫、寧波等經濟體量較大城市的社會研究機構和研究力量也明顯不足,對當地社會領域資源的挖掘不夠。

  三是缺乏社會組織一體化戰略。長三角社會組織的合作仍處于探索階段,缺乏統一的戰略性指導體系,即便是長三角經濟協調會下屬的各專業委員會和合作聯盟,戰略定位也不是太清晰,而且水平也參差不齊,導致專業委員會和合作聯盟的成員往往缺乏積極性。經過幾年的運作,研究力量仍然難以集聚,缺少真正前瞻性、戰略性、全局性和落到實處的工作和項目。

  四是社會組織跨區域注冊存在一定難度。由于法律不允許社會組織跨地區進行注冊,難以設立統一的、區域性的社會組織;地區性的社會組織往往無法在異地設立分支機構進行運作,只能在當地再行注冊一個社會組織,這樣一方面加大了管理難度,另一方面不利于相關部門對社會組織進行統一監管。另外,社會組織在跨區域舉行活動時,必須由當地社會組織、企業、園區等作為主導單位牽頭組織,如果當地的相關機構實力不足無法承擔,就會導致合作流產,阻礙社會組織合作的開展。這種情況在地級市體現得比較明顯。

  五是社會組織合作形式亟須創新。很多社會組織在合作方式上只是停留在定期召開論壇、舉行交流活動,往往只重視形式,不重視內容和結果。大多數論壇只是圍繞某一主題進行討論交流,沒有成果和拳頭產品,沒有進一步的推進方案,導致論壇雖然轟轟烈烈,但是沒有把合作成果的產業化、社會化、市場化落到實處。

  三、推進長三角區域社會組織合作

  整合現有長三角社會組織,成立長三角社會組織大聯盟。通過實行會員制、吸納社會資金,發揮聯盟成員優勢,積極進行信息交流和合作。每年按照長三角經濟社會發展的需求設立研究課題,組織力量共同進行研究。

  構建長三角社會組織大市場,大力發展跨區域社會組織。對于跨區域的信息咨詢、中介組織、平臺相關的社會組織予以政策支持。積極發揮長三角行業協會作用,鼓勵行業協會之間建立聯盟關系,加強長三角區域行業自律,探索建立長三角創新糾紛調處機制,依法妥善解決跨區域創新糾紛的難點問題,推動長三角科技創新有序發展。推進社會組織誠信體系建設,建立社會組織誠信體系,對自然法人、公民及直系親屬的征信情況要有據可查,并在長三角范圍內共享信息。

  對跨區域活動的社會組織建立統一的認證和監管標準。針對社會組織開設的分支機構實現區域內資質互認,免去跨區、跨市、跨省重新認定、注冊的行政程序。對于在長三角區域內實現多點布局、形成品牌效應的民辦非企業單位(組織)、中介組織、服務平臺等社會組織予以優先扶持。

  推進社會領域的相關研究。加快社會研究機構和專家隊伍建設,有條件的地級市建立社會研究機構。設立一批專題和課題,在滬蘇浙皖培養一批相關的專家梯隊,從思想上和理論上加快推動長三角高質量一體化發展。

  根據長三角各城市實際情況,建立長三角社會組織一體化標準體系。標準體系分為共性標準和專項標準。共性標準是要求各城市共同達到的基本標準,應高于國家普遍標準;專項標準是針對協會、學會、研究會、商會、促進會、聯合會、基金會、部分中介組織和社區活動團隊等的專門性的標準,要求細分化、專業化、可操作性強。

  構建區域評估機制。組織第三方評估機構,根據長三角高質量一體化發展新框架和社會組織一體化系列標準,構建科學的評估體系,對社會組織的運行情況進行事前、事中、事后評估。在此基礎上,構建跨區域績效考核體系,并通過試點將該體系與相關部門考核體系相銜接。

  (作者單位:上海社科院城市與人口研究所)

作者簡介

姓名:宗傳宏 工作單位:上海社科院城市與人口研究所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張天昱)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戶昵稱:  (您填寫的昵稱將出現在評論列表中)  匿名
 驗證碼 
所有評論僅代表網友意見
最新發表的評論0條,總共0 查看全部評論

回到頻道首頁
QQ圖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內文頁廣告3(手機版).jpg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黑龙江p62昨天开奖结果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