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地區版塊 >> 貴州
新型農業經營組織形式優化農業生產鏈
2019年06月27日 10:48 來源:貴州日報 作者:王豐閣 字號
關鍵詞:合作社;農戶;農業生產

內容摘要:大量實踐證明,在貴州廣大農村基于“資源變資產、資金變股金、農民變股東”的制度安排下,快速成長的“龍頭企業+合作社+農戶”的農業經營組織形式是最符合當前貴州快速推進現代農業發展的現實需要,這種新型的農業經營組織形式是推動鄉村振興與農村產業革命的有力手段。

關鍵詞:合作社;農戶;農業生產

作者簡介:

  大量實踐證明,在貴州廣大農村基于“資源變資產、資金變股金、農民變股東”的制度安排下,快速成長的“龍頭企業+合作社+農戶”的農業經營組織形式是最符合當前貴州快速推進現代農業發展的現實需要,這種新型的農業經營組織形式是推動鄉村振興與農村產業革命的有力手段。

  “龍頭企業+合作社+農戶”農業經營組織形式是一種制度創新。“龍頭企業+合作社+農戶”為貴州探尋現代農業發展之路提供了最佳的組織方案。這種組織形式將“龍頭企業與農戶”,也就是“公司與農戶”的外部市場交易關系內部化到合作社不同類型社員的關系之中,在很大程度上降低了交易成本,同時提升了農產品品質,實現了多方利益主體的“共贏格局”。因此,從本質上講,這是一種制度創新。這種制度創新有利于提升農業產業鏈的競爭力,這構成了農業經營組織形式演進的內在邏輯,也決定著農業經營組織形式演進的基本方向。

  “龍頭企業+合作社+農戶”是提升農戶參與市場競爭的有效形式。農業經營組織形式變革的動力來自于解決分散的小農如何以組織化的方式參與農業大市場的競爭。這凸顯出“小生產”與“大市場”之間的深層次矛盾。龍頭企業有著敏銳的市場嗅覺與集聚現代要素的天然優勢,在農業產業縱向一體化中優化產業鏈條與整合資源,具有顯著的制度優勢。當龍頭企業與農戶基于農業訂單產生利益連結后,所簽訂的農產品購銷合同與議定的收購價格,構成了市場交易性質購銷關系的主要內容。在農業生產中組建合作社,有助于提升分散小農自組織能力,提高其市場交易能力與談判能力,從而提升農戶參與農業市場競爭的能力,同時確保龍頭企業獲得相對穩定的農產品來源,促使組織內成員產生一種“互利共生”的關系,共同努力提升農產品品質,實現共贏。

  因此,“龍頭企業+合作社+農戶”將農業生產、加工、銷售整合為一體,體現了農業產業鏈的優化。這將激勵更多的龍頭企業將現代要素持續性地投入到傳統農業中,加快了農業產業鏈由分離走向整合、由縱向整合走向混合整合,提升了農業產業鏈的競爭能力。

  “三變”賦予“龍頭企業+合作社+農戶”農業組織形式特有的“貴州生命力”。基于貴州在農村大力推進的“資源變資產,資金變股金,農民變股東”的制度安排,催生大量農業專業合作社。這是貴州快速推進“龍頭企業+合作社+農戶”農業組織形式變革的前提,探索出一條有效的小規模農戶和現代農業發展有機銜接的路徑。要打破分散的小農戶近乎封閉的農業生產循環系統,就必須構建新的內部組織形式,提升其與外部市場對接與談判的能力。在以“公司+農戶”和“公司+中介組織+農戶”為核心的農業經營組織形式中,因為公司與農戶利益的對立性并為發生根本性改變,在公司對生產過程監督成本過高和農民誠信意識、質量意識缺失的情形下,公司對農業生產過程的控制能力有限,農民逐利傾向導致“搭便車”行為難以得到有效遏制,公司無法保證所收購的農產品總能達到事前規定的質量標準。這種農業經營組織不能真正讓公司有效控制上游企業,其原料安全與品牌信譽難以得到保障;同時,農戶也很難與公司分享產業鏈協同效應所帶來的“額外”利潤。要推進農業產業化,打破“二律背反”,必須組建農業生產專業合作社,協調推進農業產業化與維護農民利益二者之間的沖突。

  從全國來看,合作社主要是以種植、養殖等生產專業大戶、營銷大戶領辦兼業小農為主要形式,占全部合作社的69.2%,完全由小農自發聯合組建的合作社數量很少,由龍頭企業領辦的合作社占比為5.4%。與全國大多數合作社不同的是,貴州大多數農業專業合作社是建立在“資源變資產,資金變股金,農民變股東”的基礎之上,將分散的小農戶基于村集體聯合為互助的經濟組織,這不僅僅重新激活農村基層治理組織的生命力,同時,農戶以合作社為載體,增強了自組織能力,社員的股金可以獲得股息收入,收入的多元化促使農戶保產優質動機增強,使“二律背反”在貴州農業產業化中得到較好的平衡。

  這一組織形式具有鮮明的“利益與談判能力對等”的較為穩定的組織特點。貴州各地農村基層組織基于“資源變資產,資金變股金,農民變股東”,紛紛成立農業生產專業合作社,由此誕生自組織單位,率先將“變股東”的農戶與“有資產、有股金”農業生產資源進行整合。通過依托合作社這一聯合互助組織的資源整合,一方面提升了農戶參與市場競爭的能力,另一方面強化自組織管理能力,尤其是與農業龍頭企業的對等談判能力,可以采取“市場化”的手段較好地維護了農民利益。同時,合作社依托于農村基層組織,促使社員之間建立良好的信任與合作關系,這在很大程度上降低了農業訂單合同執行與監督成本。這吸引了大量的農業龍頭企業在貴州布局農業產業鏈,投入資金、技術與管理資源,發揮其市場對接優勢。“三變”+“龍頭企業+合作社+農戶”,這一制度創新為解決理論上的“二律背反”提供了實踐參照,創設了一種龍頭企業依托穩定的農產品來源與品質,以追求資本收益的利益與農戶參與市場競爭增收利益的平衡。

  這一組織形式不僅發揮了農民的主體作用,同時也調動了他們的積極性、主動性和創造性,為培育新型職業農民提供土壤。農村的現代化既包括“物”的現代化,也包括“人”的現代化。貴州沒有發展現代農業的優勢條件,廣大農民受限于資源稟賦與所受教育水平,無力成為改造傳統農業的主體。基于“三變”所產生“龍頭企業+合作社+農戶”的組織形式,具有集合三方優勢的特征,“龍頭企業”積極投入現代要素,“合作社”將分散農戶有效組織起來,“農戶”發揮精耕細作的天然優勢,演化出三方“互利共生”的關系。隨著這一組織形式逐漸在貴州大地的推廣,廣大農民或主動或被動地“卷入”農業現代化進程,切身利益得到保障,主體地位不斷提升。

  (作者單位:貴州財經大學) 

作者簡介

姓名:王豐閣 工作單位:貴州財經大學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禹瑞麗)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戶昵稱:  (您填寫的昵稱將出現在評論列表中)  匿名
 驗證碼 
所有評論僅代表網友意見
最新發表的評論0條,總共0 查看全部評論

回到頻道首頁
QQ圖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內文頁廣告3(手機版).jpg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黑龙江p62昨天开奖结果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