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地區版塊 >> 北京
燕山龍脊 京北屏障(下)
2019年06月29日 17:27 來源:《北京晚報》(2019年06月04日35版) 作者: 字號
關鍵詞:長城;“北京結”;黃花鎮;

內容摘要:“兩類長城分界之地”,是說長城由慕田峪至黃花城一帶,是北京地區“雙邊”長城與“單邊”長城的分界關口。正是有了三鎮匯聚、雙邊鎮守的布局,才使內長城和外長城于山形水系之間形成天險。內長城則由小火焰山上的北京結向西,經擦石口、磨石口、黃花城本鎮口(頭道關)、西水峪與延慶縣旺泉峪山頂的長城相連。長城在懷柔為什么會有兩道長城呢,這是因為只有一道長城不夠用了。內長城是護衛北京的最后一道防線,如被突破則兵鋒直指京城,所以內長城修建的異常堅固,大都為磚石結構,烽火臺、敵樓也是十分的密集。站在長城上,不論是春花秋月、夏云冬雪,還是看長城內外蒼茫的山脈、連天的衰草,都有一股濃重的思古幽情油然而生。

關鍵詞:長城;“北京結”;黃花鎮;

作者簡介:

 

  “北京結”通向“三鎮”

  一腳踏三鎮,是指懷柔區域內著名的“北京結”。這里是明代長城“九邊十一鎮”中薊鎮、昌鎮、宣鎮三鎮長城的匯聚點,也是內外長城的起點。三鎮長城在懷柔的聚集交匯,十分罕見,使懷柔段長城的建筑布局更加雄偉壯觀,固若金湯,強化了橫亙北方軍事體系的功能。

  “北京結”原為箭扣長城的一部分,又叫長城結和三岔邊。在這里,三道來自不同方向的長城如仙女飛過飄落的三條絲帶,結成一個巨大的花結。結點處海拔958米,在這里舉目遠望,綿延的長城像巨龍一樣舞弄身姿,三邊匯聚,雄偉壯麗,美景盡收眼底。

  “北京結”的命名最早來源于一則遙感數據。由顧巍、曾朝銘執筆的《北京地區長城現狀調查研究》一文記載,1985年,中國地質礦產部地質遙感中心采用航空遙感技術,對北京地區長城的空間分布格局進行了全面勘察,發現北京地區長城總的走向主要分為東西、北西兩個體系,這兩個體系在原懷柔縣八道河鄉西柵子村臭水坑西南的分水嶺上會合,其南會合點位于東經119度29分38.9秒和北緯40度27分45秒之處,這個會合點被命名為“北京結點”,簡稱“北京結”。

  有人曾以“三鎮長城匯聚之所,兩類長城分界之地”加以概括。“三鎮長城匯聚之所”,即指明長城沿線曾劃分為九個軍事要鎮,史稱“九邊”,也稱“九鎮”,即九個相當于軍區的防守區段,即遼東、薊、宣府、大同、太原、延綏、寧夏、固原、甘肅九鎮,謂之九邊重鎮。每邊設鎮守(總兵官)。九邊九鎮之外,為了加強京城的防務和保護皇陵的需要,于嘉靖三十年(1551)又在北京的西北增設了昌鎮和真保鎮,共為十一鎮,構成了九邊十一鎮的防御布局。“兩類長城分界之地”,是說長城由慕田峪至黃花城一帶,是北京地區“雙邊”長城與“單邊”長城的分界關口。這段長城兩側,均為雙邊垛口,以此向東則為單邊垛口,這是區別其他段長城的主要特征。

  薊昌宣三鎮匯聚之處位居京師北門,距離北京不過五六十公里,扼守著中原通往關外的交通要道。故明代《長安客話》稱:“居庸關、黃花城、邊城、慕田峪、灰嶺口俱系沖地,雖宣薊為之屏障,紫荊借以身援,然外而扼控要害,內而擁護京陵,干系至重。”

  三鎮中,薊鎮東起山海關,西至大水峪,抵昌鎮慕田峪界。昌鎮東自慕田峪連石塘路薊州界,西抵居庸關邊城,接紫荊關真保鎮界,由參將三人分三路鎮守,為黃花鎮、居庸關、橫嶺口。宣府鎮東起慕田峪渤海所和四海冶所分界處,西達西陽河(今河北懷安縣境)與大同鎮相接。當時懷柔的亓連關、神堂峪、河防口、大水峪長城屬于薊鎮石塘路轄制,慕田峪向西經賈兒嶺、田仙峪至西水峪長城為昌鎮黃花路轄制。

  距離“北京結”最近的村落是雁棲鎮西柵子村,它的地理位置得天獨厚,就在箭扣長城與“北京結”的弧形內側。從西柵子村出發上山有很多條小路,可直接上到箭扣長城最北的“九眼樓”,中段的“北京結”兩側、“將軍守關”一側,東段的“箭扣”、“小布達拉”以及“正北樓”。這里是萬里長城中最險的一段。

  北京結長城以磚包墻為主,損壞不大,墻體高大,頂部較寬,城臺密集。城墻比較連續完整,墻上女墻、垛口也比較齊全。“北京結”不僅在北京地區長城的分布格局上,而且在研究內外兩大長城體系上都具有十分重要的意義。

  北京結作為內外長城的起點,其山勢特點為內險外阜,易攻難守,所以長城才修筑得雄偉堅固。正是有了三鎮匯聚、雙邊鎮守的布局,才使內長城和外長城于山形水系之間形成天險。

  外長城也稱“外邊”,自東向西,從北京結向西北沿“西大墻”由懷柔與延慶兩區交界的大火焰山九眼樓,過東北口進入河北張家口市赤城縣、崇禮縣、萬全縣,至山西省陽高、大同、于偏關再與內長城交匯,全長約1380公里。外長城是軍事防御的前線,既要抵御游牧民族集結襲擾,還要打探軍情、烽火通報,內外聯絡,發揮前哨陣地的作用。

  內長城則由小火焰山上的北京結向西,經擦石口、磨石口、黃花城本鎮口(頭道關)、西水峪與延慶縣旺泉峪山頂的長城相連。然后經居庸關、八達嶺、懷來縣、張家口,再經應縣、代縣、寧武、忻州、朔州、偏關,與外長城相接,全長1600公里。

  長城在懷柔為什么會有兩道長城呢,這是因為只有一道長城不夠用了。對于防守的一方,想用一道墻來阻擋蒙古鐵騎是很不現實的。所以明朝要在這一帶修建雙重長城,縱深防御,主要目的是為了護衛京師。當時防守重點集中于薊鎮、宣鎮和大同鎮,全部位于外長城范圍,戰線長,壓力大,被攻破的可能性非常大。

  內長城是護衛北京的最后一道防線,如被突破則兵鋒直指京城,所以內長城修建的異常堅固,大都為磚石結構,烽火臺、敵樓也是十分的密集。內長城和以往歷朝歷代的長城不同,它不僅可以防止游牧民族南下,而且可以防止其迂回攻打北京。任何一個關口被突破都是危險的,所以明朝就必須不斷地修建長城,不斷地修建關口。

  黃花城曾駐兵萬人

  作為拱衛京師北門,護衛皇家陵寢的屏障,懷柔段長城不但修建得奇險堅固,而且敵樓緊連,接應不暇。而作為長城防御體系中的黃花城,軍事地位極為重要,成為蘊含著濃郁長城文化色彩的古村落。

  黃花城位于懷柔區九渡河鎮。史籍記載,古時候村落周圍崇山峻嶺,兩水交匯,風光秀美。據說每到仲夏時節,漫山遍野黃花盛開,村舍屋宇常常會被湮沒于漫天黃色之中,故而得名。

  “天險曾開百二關,黃花古鎮暮云間。”這是明代詩人章士雅《黃花鎮》中的詩句。距今400多年前,詩人筆下的黃花鎮就是古鎮,可見黃花鎮的歷史多么悠久。但詩中的“鎮”與現在的“村鎮”顯然不同,這里所指的“鎮”是個軍事區域,古時在邊境駐兵戍守稱為鎮,大約“成村不晚于金代”。明景泰四年(1453年),塞外諸夷不斷進犯,為加強防守,便于指揮調動,明廷于頭道關內今黃花城位置建筑堡城。城建好后,黃花鎮的軍事指揮機構移筑于此。為了與原來的黃花鎮區別開,稱為“黃花鎮城”,后簡稱“黃花城”。

  該城背倚青山,兩水相夾。東西長約210米,南北長約240米,設有東南西三座城門,均為青磚砌筑。城門上刻有匾額,村中老人至今還依稀記得東門題額為“威震藩籬”,南門題額“黃花鎮城”,城堅墻固,氣勢如虹。黃花城建成后,參將公署和守備公署都建在鎮城內。設參將一員守備一員鎮守。參將官秩為三品,位于總兵或副總兵之下,在都司與游擊之上。后因戍守需要,改為副總兵駐扎。原參將公署移至渤海所城。

  隆慶三年(1569)正月,兵部左侍郎兼右僉都御史,總督薊、遼、保定軍務譚綸根據邊關地勢的沖緩,道路的遠近,把薊鎮分為十二路。其中居庸關、黃花鎮、鎮邊城三路,均由鎮守建昌總兵官揚四畏統領;副總兵程九思分守黃花鎮。由此,黃花鎮城又多了個名字——黃花路。

  隆慶六年(1572年)二月,朝廷依從總督侍郎劉應節等議請,設置昌鎮。即把原屬薊鎮的三路守軍析出,劃歸新建的昌鎮節制。昌鎮總兵府設在長陵衛駐扎,統轄黃花、橫嶺、居庸三路與皇陵九衛。自此,原轄于薊鎮的黃花路遂為昌鎮所轄,防區東自慕田峪與薊鎮石塘路亓連關相接,西至棗園寨,南至昌平州,北至宣府鎮四海冶,防線東西延袤180里。鎮守大小關口20處,高峰期駐兵12600人。

  古村北側就是雄偉壯觀的黃花城長城。由于這段長城直接關乎大明王朝的龍脈和國運,所以修建得異常雄偉堅固,大氣磅礴。登上長城,我們可以清晰地看到三道長城防線的輪廓。

  黃花城關口舊稱本鎮口,由此向關外延伸,還有二道關、三道關。層層設防,防御縱深很深,可謂關卡重重,墻高城險。本鎮口當年曾建有關門城樓,如今成了黃花城水庫大壩。一湖碧水,為古老的長城增添了靈秀之美。長城腳下的農家接待,一家一家鱗次櫛比,透著紅火熱鬧。

  過了關口,長城又沿著絕壁開始爬升,不久就到了一處叫做蔡嶺的地方,這里有個家喻戶曉的傳說。當年,明朝派一位叫蔡凱的大將軍主持建造長城,但歷經多年才竣工。朝廷幾多不滿,于是,便有奸佞趁機以“工期過長,投資太大”為名,告了蔡將軍一狀,結果蔡將軍被斬首。后來,皇帝意識到這里有蹊蹺之處,派人調查,見蔡將軍修筑的長城險峻、堅固、方石塊碼砌整齊,下大上小收分合理,上部磚砌平直,城墻頂部垛口、箭孔、排水石槽等設施齊全,終于明白這城墻絕非偷工減料之作。后來朝廷就在山嶺上為蔡將軍樹碑立墓以示平反,并在城下極顯著的巖石上,鑿刻顏魯公體“金湯”二字,以示紀念。

  蔡將軍的墓和碑早已無存,關口附近的石壁上“金湯”摩崖石刻赫然在目。石刻每字2米見方,陽刻正書,敦厚端莊,十分醒目。右上小字題款“明萬歷己卯春”,左側落款“金陵吳臣書”上下款今已字跡模糊,很難辨認。因為金湯石刻,黃花城長城又稱“金湯長城”。

  《明史記事本末》記載,明武宗朱厚照于正德十三年(1518)夏四月到過黃花鎮。“上以太后葬,親詣天壽山祭長陵,遂幸黃花鎮、密云等處游獵。”黃花路軍事部署一直延續到清順治末。守備、參將以上官員更易50余次,曾有多任總督、巡撫、總兵數次到黃花路巡邊。

  城固金湯。堅固的城防,嚴密的部署,使懷柔段長城600年來從未發生過重大戰事。三道防線的設置,不僅使黃花城長城成為鐵壁銅墻,也為后人增添了歷史價值、科學價值和觀賞價值。站在長城上,不論是春花秋月、夏云冬雪,還是看長城內外蒼茫的山脈、連天的衰草,都有一股濃重的思古幽情油然而生。

作者簡介

姓名: 工作單位: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張天昱)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戶昵稱:  (您填寫的昵稱將出現在評論列表中)  匿名
 驗證碼 
所有評論僅代表網友意見
最新發表的評論0條,總共0 查看全部評論

回到頻道首頁
QQ圖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內文頁廣告3(手機版).jpg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黑龙江p62昨天开奖结果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