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地區版塊 >> 北京
“世界劇院北京論壇”共話未來
2019年06月29日 14:24 來源:《北京晚報》(2019年6月24日23版) 作者: 字號
關鍵詞:2019世界劇院北京論壇;年輕群體;作品;藝術

內容摘要:由中國國家大劇院發起主辦的“2019世界劇院北京論壇”昨天閉幕。包括意大利米蘭斯卡拉歌劇院、英國皇家歌劇院、法國巴黎歌劇院、美國卡內基音樂廳、德國柏林歌劇基金會、奧地利維也納國家歌劇院等頂級劇院在內的藝術機構代表就“劇院運營管理新理念”、“藝術教育與觀眾培養”、“藝術創作與生產的未來之路”等實際問題發表了主題演講。旨在建立世界劇院北京論壇交流合作機制、探索成立世界劇院聯盟組織的《北京宣言》也正式發布。劇院多了,觀眾從何而來紐約與大都會歌劇院,倫敦與英國皇家歌劇院,米蘭與斯卡拉歌劇院,北京與國家大劇院……放眼世界,每個雄偉的城市,幾乎都關聯著一座地標性的劇院建筑。

關鍵詞:2019世界劇院北京論壇;年輕群體;作品;藝術

作者簡介:

  由中國國家大劇院發起主辦的“2019世界劇院北京論壇”昨天閉幕。來自全球20多個國家、近90家藝術機構的200余名管理者和藝術家在三天的時間里共同探討了當今劇院行業面臨的挑戰和發展趨勢。論壇期間,包括意大利米蘭斯卡拉歌劇院、英國皇家歌劇院、法國巴黎歌劇院、美國卡內基音樂廳、德國柏林歌劇基金會、奧地利維也納國家歌劇院等頂級劇院在內的藝術機構代表就“劇院運營管理新理念”、“藝術教育與觀眾培養”、“藝術創作與生產的未來之路”等實際問題發表了主題演講。旨在建立世界劇院北京論壇交流合作機制、探索成立世界劇院聯盟組織的《北京宣言》也正式發布。

  劇院多了,觀眾從何而來

  紐約與大都會歌劇院,倫敦與英國皇家歌劇院,米蘭與斯卡拉歌劇院,北京與國家大劇院……放眼世界,每個雄偉的城市,幾乎都關聯著一座地標性的劇院建筑。如今,劇院的地位越來越得到認可,中國劇院的蓬勃發展更是舉世矚目。原國家大劇院院長、中國劇院發展研究中心主任陳平給出了這樣的數字:1949年,我國擁有的單體劇院不到50個,但目前,據不完全統計,全國已擁有140余座大劇院。

  僅以北京為例,未來幾年,中央歌劇院、中國愛樂樂團、中國東方演藝集團、國家交響樂團、北京歌劇舞劇院的劇場都將陸續落成,城市副中心也將在大劇院臺湖舞美藝術中心后迎來又一座大型劇場——文化糧倉大劇院。津冀兩地也在見證著劇場的迅速鋪展,保利院線覆蓋了天津、唐山、保定、衡水四個城市;環京一帶,擁有5個劇場的廊坊絲綢之路國際藝術中心、固安大劇院等許多劇院都已經落成,更多的劇院還在建設當中。

  現實而緊迫的問題隨之而來:高大雄偉的劇院建成了,然后呢?如果不想變成徒有其表的空架子,劇院必須能夠吸引足夠的觀眾。有數據顯示,從2015年到2018年,全國觀看演出的人次由9.58億上升到13.76億,但真正走進劇場的觀眾仍然不足20%。劇院的經營管理,顯然還面臨著許多挑戰。

  新“經典”的創作是世界性難題

  陳平認為,“讓觀眾持續不斷走進劇場,關鍵要有好的演出產品。”舞臺呈現永遠是劇院賴以生存的根本,但作為一種傳統的演出形式,劇院上演的劇目中,無論歌劇、芭蕾、交響音樂會還是話劇、戲曲,經典的作品都占了很大的比例,比如每每提及歌劇,許多觀眾能想到的只有《茶花女》、《托斯卡》等幾個名字,“過時”成了歌劇這種藝術形式難以擺脫的標簽。

  在讓歌劇重獲“新生”的領域,英國皇家歌劇院一直走在前沿。行政總監科馬克·西姆斯說,在詮釋一些經典作品時,英國皇家歌劇院的團隊常常會加入新的元素和解讀。在每個演出季中,除了復排劇目,英國皇家歌劇院都會委約一部新作品。“新的作品非常重要,對于歌劇來說,它是新的血液。如果我們不給予重視,歌劇會面臨著‘滅絕’的危險。”

  發掘并推出新的作品是一個世界性的話題。仍以國家大劇院為例,在委約知名作曲家的同時,“青年作曲家計劃”旨在為更多的作曲新秀提供展示的平臺;由大劇院主辦的北京國際芭蕾舞暨編舞比賽也一直在努力尋找編舞人才。在此過程中,大浪淘沙的佳作涌現,但更多的作品首演后銷聲匿跡,投入了大量人力物力的劇院往往承擔著很大的風險。拉丁美洲歌劇聯盟第一副主席安德列·羅德里格斯建議,劇院之間應該更多地合作,分享各自關于新作品的構想,“一部新的歌劇,可以考慮由兩到四個歌劇院共同分擔費用。當新作品在參加制作的劇院上演時,你就有更多的機會把它租給或是賣給其他感興趣的劇院,劇院原創作品的流轉非常重要。”

  下大力氣吸引年輕群體

  好的作品不等于好的上座率。論壇期間,幾乎所有發言都提到,劇院的當務之急就是盡可能地運用各種手段吸引觀眾,尤其是年輕群體。巴黎國家歌劇院候任國際發展部部長夏曼寧說,法國曾做過這樣一個調查,50個想要觀看各類演出的法國人里,只有8個會選擇古典音樂會,8個選擇舞蹈,而愿意聽一場歌劇的觀眾只有4個。奧地利維也納國家歌劇院數字發展部部長克里斯托弗·魏道爾曾看過一份樣本容量達到4000人的調查,許多美國人甚至從來沒覺得歌劇或古典音樂與自己有關。

  大量年輕人聚集的社交媒體成為很多國外劇院的選擇。“我們通過社交媒體進行宣傳,用年輕人的語言、用年輕人的思路去宣傳。”西班牙利賽歐歌劇院總經理瓦倫蒂·奧維耶多·科奈約說,“我發現,年輕人的確有點‘自戀’,他們特別喜歡拍照。”于是,劇院投其所好。演出開始前,利賽歐歌劇院會為觀眾們送上以作曲家命名的迎賓雞尾酒,“普契尼”、“威爾第”,每一杯的味道都各不相同。劇院還非常歡迎大家在網上曬出劇院的照片,富麗堂皇的裝飾往往會讓他們收獲許多點贊,滿足小小的“虛榮心”。“離開劇院后,他們可以形成一個社群,討論歌劇,討論自己的體驗,這是我們的目的。”

  藝術普及是另一種更為長遠的方式。考慮到劇場的承載能力畢竟有限,許多劇院開始把目光投向更加自由便捷的影像:英國皇家歌劇院每年都會直播14部作品,把劇場中的實況錄像帶到影院或露天廣場;美國林肯中心室內樂協會一直與廣播電視合作,后來,他們又嘗試在社交媒體等網絡平臺上進行直播;國家大劇院現在已經拍攝了29部歌劇電影,今年5月,舞劇《天路》還開啟了全球第一次4K+5G的影院直播——這部分觀眾,是劇院未來的“生力軍”。

  “劇院表演是一門老式的藝術。”但德國柏林歌劇基金會總經理喬治·費爾特哈勒同樣注意到一種趨勢,在數字技術發展到某種極致的當下,越來越多的人開始懷念“現場感”,并重新關注起劇場這種面對面的表演形式,新的機遇悄然來臨,“人們喜歡現場演奏的音樂,喜歡現場的歌唱,這種魅力是無法取代的。我想這也是劇院將永遠存在下去的理由。”

作者簡介

姓名: 工作單位: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張天昱)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戶昵稱:  (您填寫的昵稱將出現在評論列表中)  匿名
 驗證碼 
所有評論僅代表網友意見
最新發表的評論0條,總共0 查看全部評論

回到頻道首頁
QQ圖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內文頁廣告3(手機版).jpg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黑龙江p62昨天开奖结果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