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博物館
【文萃】馮毅:基于完善博物館評估體系的行業博物館發展思考
2019年06月28日 14:45 來源:《東南文化》 作者:閆涵 字號

內容摘要:

關鍵詞:

作者簡介:

  近年來,我國博物館發展呈現出一些新趨勢:就舉辦主體而言,博物館從文物部門為主導轉向由政府引導、動員各行各業和社會公眾共同參與;就博物館類型而言,博物館從傳統的綜合、歷史、藝術等類型轉向科技、自然、民族、民俗、生態、遺址等各個社會學科、自然學科類型以及各行各業的專題博物館。我國博物館事業的快速發展,除了帶來博物館的數量增長、種類豐富外,也帶來了質量的參差不齊。在此背景下如何建立和完善博物館業務工作規范和質量控制體系,以提升博物館品質,推動博物館行業健康發展,成為值得思考的課題。

  一、我國博物館評估工作開展的現狀

  通過國家文物局和中國博物館協會公布的數據可以看到,自2008年至2018年,經過三次評估,共評定一級博物館134家,其中有4家在運行評估中因未達標被取消國家一級博物館等級,實際上目前現有一級館130家;共評出二級博物館320家,因部分升入一級館,現有二級館286家;共評出三級博物館518家,因部分升入二級館,現有三級博物館439家。這表明我國的博物館評估工作正在穩步推進,評估工作基本實現了引導博物館“以評促建,以評促改,以評促管,評建結合,重在建設”,從而達到監管得力、扶持到位的目的。

  從2008年開啟博物館評估定級以來,面對實踐過程中出現的諸多新情況和新問題,國家文物主管部門及時對原有評估體系進行了一些調整。2016年7月,國家文物局組織修訂并公開發布了《博物館定級評估辦法》《博物館定級評估標準》和《評分細則計分表》,可以說現有評估體系已漸趨完善。從評分細則中可以看到,一級指標項目共分為“綜合管理與基礎設施”“藏品管理與科學研究”“陳列展覽與社會服務”三項,基本可以全面反映博物館的軟硬件水平;同時,在權重設計中給予“陳列展覽與社會服務”50%的最高權重,充分體現了博物館為社會服務的本質和評估體系在博物館發展方向的引導作用。評分細則細化了近五百個不同的得分點,使評估體系在實際操作中更易于掌握。整個體系的設置充分體現了定性與定量的結合,引導博物館工作朝著規范化方向邁進。可以說定級評估和運行評估是現階段衡量博物館運營狀況和經營品質的最有效途徑。

  二、評估結果反映的問題及產生原因

  首先,評估活動缺乏普適性,導致行業博物館游離于評估體系之外。我國博物館數量最多的是綜合類博物館。現有評估體系就是以這類博物館為主體進行設計的,而沒有充分考慮行業博物館的特殊性,缺乏針對性設定,導致行業博物館參評的門檻過高,很多行業博物館不能參評或參評的成績不理想。這樣的結果背離了評估活動“以評促建”的初衷,也與2001年全國文物局長會議提出“鼓勵發展科技類、產業類的行業博物館”倡議后我國行業博物館蓬勃發展的局面相背離。長此以往,不利于我國多元、包容、開放的博物館體系的形成。

  其次,評估指標過于重視定量分析,導致參評者進行重復建設和無效建設。現有的評估體系為了便于操作,基本做到了量化分析的最大化。這雖然便于評估方操作,但也為被評估方以“表面文章”應對評估提供了便利。評估方往往會忽略某件事情的實際效果、目的意義和長遠影響,而只關心評估要求的數據是否達標。

  最后,評估標準過于強調統一性,導致博物館個性化消失。評估標準過于統一而缺乏個性,對此我國部分文物工作者已有認識。但在實際操作中各博物館為了升級,紛紛模仿大館、先進館的相關做法,只要能升級,甚至成為國家一級博物館,該博物館不僅為自身、也為所在城市爭得了榮譽,并會得到上級行政領導的肯定。對于博物館而言,升級這一硬指標的重要性壓倒一切,博物館陳列的個性化則很難受到博物館管理者重視。”因此,為避免“千館一面”的現象,評估標準需要個性化定制。

  三、評估體系的完善應重視個性化發展

  結合工作實踐和近年來與眾多行業博物館管理者的經驗交流,筆者認為提高現有評估體系對行業專題博物館的針對性和普適性,要在以下三個方面作出改變。

  第一,補充藏品工作評估的個性化指標。建議在評估標準中可以針對行業博物館的特點設定藏品規模的條件,提出藏品個性化方面的要求,如藏品是否反映行業的重大技術進步、是否反映完整的工藝流程等,以此來代替藏品珍貴性的要求,或作為珍貴性要求的補充。行業博物館的文物修復資質和修復人員資格也不能簡單地被約束于文物部門的認定,而應更多地考慮行業技術部門的認可。

  第二,區別對待學術與科技工作的標準。在學術和科研方面,評估體系應對行業博物館提出更具有實際性、針對性的指標。行業博物館研究古代傳統的工藝技術,并結合本行業生產發展的需要,古為今用,推陳出新,對于后人的科研生產具有重要的借鑒和啟示作用。因此,評價行業博物館在研究和科技方面的能力時,應更關注其對傳統技術、工藝的發掘及其對開發新技術、新產品的貢獻。針對行業博物館,可以更多地通過舉辦行業技術研討會、產品發布會、專業性展會來替代舉辦學術研討會、學術論壇的評估指標。

  第三,強調公共服務中的通識性要求。當我們將教育視作博物館收藏、研究、展示等功能的最終目的時,行業博物館除了做好行業文化教育外,做好通識教育同樣也應該是其承擔的重要使命。由此,筆者認為評估體系要增加規范行業博物館為公眾提供通識化服務的因素,引導行業博物館開展具有共性化的博物館工作,履行好博物館的使命。

  綜上所述,基于全國行業博物館的一般狀況和筆者的工作實踐,筆者認為在制定評估體系時,既要符合博物館自身發展規律和社會發展的需求,體現一定的引領和提升作用;同時也要在共性化的評估評價體系與個性化的對象主體之間找到平衡點,使得評估體系能夠最大限度地應用于個性化的場館,達到總體效益最優——針對行業博物館制定有針對性的評估體系顯得尤為必要。

  (作者單位:寧波中國港口博物館。《東南文化》2019年第2期。中國社會科學網 閆涵/摘)

作者簡介

姓名:閆涵 工作單位: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張雨楠)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戶昵稱:  (您填寫的昵稱將出現在評論列表中)  匿名
 驗證碼 
所有評論僅代表網友意見
最新發表的評論0條,總共0 查看全部評論

回到頻道首頁
QQ圖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內文頁廣告3(手機版).jpg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黑龙江p62昨天开奖结果查询